Indian Prime Minister Narendra Modi gestures as he delivers his Independence Day speech ROBERTO SCHMIDT/AFP/Getty Images

对印度机构的攻击

新德里—在印度卡他塔克邦,邦长支持印度人民党(BJP)组建邦政府,尽管反对联盟在邦立法机关赢得了更多席位。这场正在进行中的争论引发人们关注宪法地位是如何降低到服务于印度执政党的政治利益的。

能够超然于激烈的政治斗争运行的强大的公共机构是民主的关键。但在过去四年中,在全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印度,这些堪称无价之宝的机构无不经受着威胁,因为咄咄逼人的BJP印度教沙文主义政府要巩固自己的权威。

我们先把邦长放在一边(BJP在2014年赢得选举后马上要求所有邦长辞职,以便为政治任命让路),先从司法系统开始,自1月份以来,司法系统一直饱受关注,最高法院的四位最高级别法官举行了一次前所未有的新闻发布会,质疑司法部长迪帕克·米斯拉(Dipak Misra)的案件分派。他们的评论暗指米斯拉把案件分派给他偏向的法官,据说(尽管从未公开宣称)这是为了确保结果有利于政府。

三个月后,一些反对党发动了一场在联邦院(议会上演)弹劾米斯拉的运动。联邦院主席、印度副总统奈杜拒绝了弹劾,两位议员要求最高法院挑战这一决定。但米斯拉制定了一位看上去最有利于他的法官来听取上诉——促使议员收回了成命。米斯拉也许安全了,但司法部的形象因此受到了难以恢复的伤害。

去年,印度选举委员会(EC)也曝出了名誉扫地的事件。几十年来,EC致力于组织自由公平的选举,尽管其成员大多是政府任命的固定任期的退休公务员。BJP任命的时任EC主席阿查尔·库马尔·乔迪(Achal Kumar Jyoti)违反EC章程,宣布喜马偕尔邦和古吉拉特邦的选举日期相隔13天,尽管着两个邦通常都同时举行选举。EC宣称推迟古吉拉特邦选举是为了不让选举章程(它限制政府对邦的支出)影响到抗洪救灾工作。但大部分印度人认为BJP施压EC尽可能推迟选举,以便其通过最后的赠品吸引选民——这与抗洪救灾完全没有关系。古吉拉特邦政府、甚至总理莫迪随后都宣布了多项类似机制。前选举委员们一致谴责EC的这一决定,但完全是徒劳的。

更糟糕的是,1月份EC以技术问题为由,决定取消德里立法机关的20位平民党(Aam Aadmi Party)委员的资格——如果进行补选的话,结果有可能令BJP获益。德里高等法院推翻了这一决定,说其“不合法”,也“违反了自然正义原则。”但是,和司法部的案例一样,伤害已经造成:曾经的印度民主程序的刚正不阿的监护人,在BJP的压力下,扭曲了自己的角色,削弱了自己在印度人民中的地位。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下一个日益名誉扫地的银都机构是印度储备银行(RBI)。2016年11月推出的灾难性的禁钞过程引起了人们广泛的批评,认为RBI没能行使自己的信托责任。平心而论,当BJP做出这一决定时,并没有恰当地咨询RBI。尽管如此,RBI完全没能预料到该机制会导致的问题,也没有使用其自治权改善实施工作和尽量减少消极影响。相反,RBI在70天里发布了138项关于禁钞过程的通知,每一次新通知都会修改早前的通知,比如可能会收回多少钱、截止到何日等。看上去RBI已经沦为了傀儡,完全受BJP政府的摆布。

去年1月,储备银行官员和员工联合论坛(United Forum of Reserve Bank Officers and Employees)致信政府强调了“操作失误”,指出这些失误“削弱了RBI的自治权,对RBI的名誉造成了不可修复的伤害。”RBI行长厄尔吉特·帕特尔(Urjit Patel)像一只沉默的羔羊一样一言不发。但在这个案例中,这只“沉默的羔羊”也给RBI本身——再一次——造成了长期后果。

莫迪政府还喜欢将安全机构政治化。比如,其搁置两位军衔更高的将领,任命毕平·拉瓦特(Bipin Rawat)中将为陆军参谋长,完全无视历史悠久的晋升传统。此外,莫迪政府多次在政治宣传中使用军队,公开此前的整个福保密的行动细节(如宣布对巴基斯坦控制领土上的恐怖分子基地实施“精确打击”)。在最近的卡纳塔克邦选举中,莫迪本人明目张胆地用印度军队满足自己的短期利益,以辱骂两位来自该邦的陆军首长为由,撤了第一副总理的职。

德里警察和联邦调查机关——特别是中央调查局(CBI)——也不能免于政治化。在BJP治下,CBI甚至被人说成是“笼中鹦鹉”,其工作曾经被视为印度打击犯罪的黄金标准,现在常常被视为怀有政治动机。旨在确保透明度和可问责性的信息权利法(Right to Information Act)在政府的拖拉下变成了一纸空文,国家监察官至今没有任命,而距离创设这一职位的法律获得通过已经过去了近五年。

自从一家国立中学曝出试题泄露、迫使160万学生重新考试以来,中学教育中央委员会的诚信一直饱受质疑。类似的问题在法律和医学入学考试和文官招聘考试中也发生过。如今,工作岗位的数量远远低于工人,对竞争性考试制度可以作为公平评估学生的手段的信任度的下降有可能威胁到社会和平。

甚至印度议会——“民主的庙堂”——也是闹剧频出,2018年4月,BJP盟友和支持者故意让人民院(议会下院)的预算会议陷入僵局。BJP任命的议长宣布她无法在喧闹中清点人头,反对党针对政府的不信任运动甚至没有得到讨论。

这些行为受到对最后的关键制度——新闻自由的攻击的助推,目前,新闻媒体面对政府唯我独尊的权力噤若寒蝉,更不用说政府赤裸裸的恐吓和选择主流媒体的行为了。

如果坐视这一对印度公共机构的攻击继续下去的话,公众将失去对一整套制度的信任。这将给印度最宝贵的资产——民主造成不可估量的后果。

http://prosyn.org/QtynPbo/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