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全民教育的麻烦

哥本哈根—随着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截止期的快速临近,世界正在抓紧为此后15年制定新的目标。资源是有限的,决策者和国际组织必须扪心自问:用在哪里可以获得最好效果?在这15年中,2.5万亿美元用于发展援助的资金以及发展中国家的预算的大头应该用在健康、环境、粮食、水还是教育上?

带着这些问题,哥本哈根共识(Copenhagen Consensus,我是负责人)请了一批世界顶尖经济学家评估了诸多不同目标的经济、社会和环境方面的成本效益。全民教育也是评估目标之一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教育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问题在于国际社会的普及教育承诺的信誉的让步;自1950年以来,国际社会至少在12项联合国宣言中做出过实现这一目标的承诺。比如,196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承诺,到1980年非洲小学教育将“全民、义务、免费”。但是,到1980年时,大约非洲小学适龄儿童仍然无学可上。

当目标日期度过时,这些目标会被重新制定,加上一个新的时间表,投入更多的资金,但关于资金如何使用的考虑很少。事实上,确保所有人都获得小学和初中教育的目标所需成本有可能超过全部全球教育援助预算。

6,000万儿童仍然上不了学,因此国际社会不能简单地暂停2030年全民教育目标。相反,国际社会应该放弃这一不现实的目标,转向可实现的高性价比定向方针。

经济学家乔治·萨卡洛普洛斯(George Psacharopoulos)在最新论文中建议,最紧迫的任务应该是效果最好的部分:早教,特别是学前教育。关于早教可以提供更好的起点的最显而易见理由是人们在幼年时代吸收知识的能力最强。此外,针对幼童的女性教育文化壁垒最低,儿童的劳动压力也最小。最后,学前教育比更高水平的学校教育成本更低。

早期学习的长期效应不太明显,但更加深远。尽管受过学前教育的学生在小学阶段的表现并不比未受学前教育的同学强,但成年后的收入确实更高。这表明学前教育能够定性地提高儿童的社交技能或情商开发,使他们在随后的生活中拥有抓住更好经济机会方面的优势。

当然,投资于扩张学前教育的准确回报很难估量。但是,为了给发展目标(不管是否属于教育领域)排出优先级别,我们必须做一个评估。

首先,将教育成本——如教师培训和薪酬、学校建设和维护,甚至童工的机会成本等——加总,这个工作比较清楚。然后是比较模糊工作——评估收益。尽管收益难以量化,但也足以说明问题,以至于许多经济学家都支持早教。

基于可获得的最全面的数据,萨卡洛普洛斯认为最有效的目标应该是将不参加学前班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儿童数量降低一半,这样做可以给每一美元投入带来33美元的社会和经济收益。这一集中在单一的、挑战重重的地区的目标相当温和;但也相当现实并且可以实现——而潜在回报相当巨大。

目标雄心越大,影响会越小。比如,追求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完全普及小学教育会降低每一美元投入的社会和经济收益,但仍有7美元。实现全球普及小学教育的成本要高得多,每一美元投入只能产生4美元收益。

对于其他的重要目标,也必须做同样类型的比较,如改善教育质量——这一目标的实现难度之高出乎意料,许多发达国家在经合组织国际评估中的差劲表现就是明证。尽管用于(比如)缩小班级规模的资金几乎没有作用,但投资于制度变革——如引入监控和评估系统、集中管理的考试制度、教师激励等——可以为每一美元投入带来3—5美元收益。

至于职业培训,我们还没有找到评估标准。但它被认为比一般中学教育收益更差,这意味着它是次等投资选项。

让人人上得起大学的努力问题更大。由于较富家庭的孩子更可能获得高等教育,将有限的公共资源(包括税收收入)用于降低大学学费是劫贫济富。更好的办法是对富人家庭的孩子收学费,给穷人家庭的孩子奖学金。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实现稀缺资源作用最大化、改善世界最贫困人群的生活水平需要做出艰难的选择。在理想世界中,各层次齐全的全民优质教育是值得追求的目标。但是,健康和饮用水等基本需要也得满足,因此必须找出性价比最高的教育目标。

国际社会不应该追求与1950年一样的承诺,以高昂的代价轻微改善数十亿人的生活环境,而应该首先致力于改变撒哈拉以南非洲数百万儿童的生活。如果将这一方针应用于包括在国际社会的下一个发展日程中的所有目标,可以肯定2030年的世界将远比现在更加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