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贫困的环境

哥本哈根—尽管寿命预期有了提高、教育更加普及、贫困和饥饿率也有所下降,但世界在改善人民生活质量方面仍有很长的路要走。近十亿人仍然食不果腹,12亿人生活在极端贫困中,26亿人无法获得清洁水 和卫生设施,近三十亿人在家中用有害燃料取暖。

每年都有一千万人死于疟疾、艾滋病和结核病等传染病以及肺炎和痢疾。据估计,缺少水和卫生设施每年也至少造成300,000人死亡。营养不良至少要夺走140万儿童的生命。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贫困是主要杀手之一。因为贫困,儿童无法获得合理的营养,只能生活在水不干净、卫生设施不足的社区。因为贫困,疟疾等完全可预防的疾病每年要杀死 600,000人;许多人太穷以至于买不起药品和防虫蚊帐,而政府在杀灭携带病菌的蚊子或遏制和治疗传染病暴发方面做得也太差。

但其中一些最致命的问题是环境问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每年大约七百万人因为空气污染而死亡,其中大部分是因为在室内燃烧柴枝和粪便而致死。此前,含铅油漆和汽油据估计每年也要造成150,000多人死亡,而全球变暖造成的死亡人数为141,000人。自然发生放射性氡(用作室内建筑材料)每年也要杀死大约100,000人。

在这里,贫困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没有人会为了取乐每天在房子里点火;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得不到取暖和烹饪所需要的电力。尽管室外空气污染部分原因在于不成熟的工业化,但这对穷人来说是一个临时性的权衡问题——摆脱贫困、传染病和室内空气污染,从而能够更好地负担食品、医疗和教育成本。当国家足够富裕时,就能够负担更清洁的技术、开始实施环境立法以减少室外空气污染,墨西哥城和智利的圣地亚哥现在就是如此。

反贫困的最佳工具之一是贸易。过去三十年中,中国通过迅速融入全球经济的战略让6.8亿人走出了贫困。扩大整个发展中世界的自由贸易(特别是农业贸易)也许是这个十年决策者所能实施的最重要的减贫措施。

但另一个令人鼓舞之处是,在过去15年中,世界用于帮助穷人的钱正在增加,用实际值衡量,发展援助规模几乎翻倍。这扩大了帮助饱受疟疾、艾滋病、营养不良和疟疾的人群的资源。

此外,尽管数据方面存在一些不一致,但显然世界在环境方面的支出也在增加。环境项目援助占双边援助的比例从1980年的5%左右增加到今天的近30%,相当于每年250美元。

这听起来很不错。世界能够日益将援助集中于主要环境问题——室内和室外空气污染以及铅和臭氧污染——几乎所有与环境有关的死亡都是由这些问题造成的。

不幸的是,事实并非如此。几乎所有环境援助——根据经合组织的数据,总量达到了215亿美元左右——都被用在了气候变化上。

毫无疑问,全球变暖是我们应该巧妙应对的问题(尽管我们的历史记录并不令人鼓舞)。但这样做需要廉价绿色能源(特别是在发达国家),而不是将援助资金用于减少发展中国家的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的排放量。

事实上,我们设置优先项的方式具有根本的不合理性。经合组织估计,世界花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上的发展资金总数至少在110亿美元。其中很大一部分通过风电、水电和太阳能电等可再生电力实现。比如,日本最近拨出3亿美元发展援助用于补贴印度的太阳能电和风电项目

如果这110亿美元如同当前全球开支比例一样全部用于太阳能电和风电,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每年可以减少大约5,000万吨。用标准气候模型计算,这对气温的降低效应可以忽略不计——到2100年可降低0.00002℃——相当于让截至本世纪末的全球变暖趋势停止七个多小时。

当然,气候支持者也许会指出,太阳能板和风电涡轮机能为大约2,200万人提供电力——尽管无法做到不间断供电。但如果同样数量的钱用于燃气电气化,我们可以让近1亿人告别黑暗和贫困。

此外,这110亿美元可以用于解决更加紧迫的问题。哥本哈根共识中心(Copenhagen Consensus)的计算表明,如果这笔钱用于预防疟疾和结核病以及推广儿童免疫,每年可以挽救近三百万条生命。

这笔钱还可以用于增加农业生产率,在长期让2亿人告别饥饿,同时通过早期预警系统减轻自然灾害。此外还能有结余用于帮助发展中国家开发艾滋病疫苗、提供心脏病药物、推广乙肝疫苗,每年让3,100万儿童免于饥饿。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让全球变暖停止7小时真的是更好的选择吗?即使我们在此后一百年继续将这笔钱用于阻止温室气体增加,截至世纪末,我们也只能让全球变暖进程停止不到一个月——这一结果对地球上的任何人都无法形成实质影响。

为何世界会有意地选择如此低效的帮助方针?也许环境援助主要目的不是为了帮助世界,而是为了让我们感到好受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