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全球乐观的现实主义

布拉格—看看报纸或者看看新闻,你会觉得世界无时无刻不再变坏。镜头里,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死亡、毁坏、绝望,越多这样的消息,新闻越兴奋。一本丹麦新闻学教科书说:“好故事通常都是坏消息。”

偶尔(只是偶尔)我们也可以遇到一些正能量的越变越好的故事。这时我们就会有一种负罪感。结果,我们通常觉得世界比实际上更糟——尽管我们也认为我们的生活正在改善。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举个例子。1978年以来,美国消费者每年都会被调查当前财务状况比一年前更糟还是更好。在过去25年中,平均有38%的人说情况更好了,有32%的人说情况更糟了。但是,在被问及美国经济总体状况时,平均有47%的人说情况更糟了,只有38%的人说情况更好了。更多的人认为他们的生活在改善,而别人的生活在恶化,也许这就是新闻记者长久以来偏好坏消息的结果。

这一现象并不局限于美国。自1977年以来,盖洛普公司每年都会问世界各地的人认为明年是否回避过去的一年生活得更好。对于2014年,近50%的受访者说生活会变得更好,只有20%的人认为会变坏。但是,再被问及世界经济,观点几乎是五五开,32%的人认为会变好,30%的人认为会变坏。

因此,有必要回过头查看并确认许多指标都表明世界正在改善。世界银行的新数据表明,极端贫困人口比例在过去30年中下降了一大半,从1981年占总人口的42%下降到2010年的17%。尽管12亿发展中世界的人们每天的生活费仍不到1.25美元——这毫无疑问是必须得到解决的问题——但极端贫困率从未如此之低。经济学家估算,在1820年,超过80%的人口生活在极端贫困中。

类似地,想想教育方面令人欣喜的改善。如今,20%的世界人口仍在接受文盲的折磨,但比1900年的70%(估计水平)已是天壤之别。在繁荣的西方,20世纪初就实现了识字率的快速上升。在发展中国家,类似的大规模(并仍在继续的)改善发生于1970—2000年,其中中国的成就最为显著。

穷人教育的成本是巨大的。比如,1950年,巴基斯坦和韩国的教育和收入水平基本相当。如今,韩国人平均受教育年限为12年,而巴基斯坦不到六年。在此期间,韩国人均收入提高了23倍,而巴基斯坦只有三倍。

经济学家在与哥本哈根共识(Copenhagen Consensus)的合作下试图评估文盲成本。据我们测算,如果1900年便已消灭了文盲,世界应该比实际情况多拥有2400亿美元(经通胀调整)的财富,相当于当时全球GDP的12%。因此,可以说1900年时全球文盲问题让全世界付出了12%的GDP的代价。如今,全球文盲造成的成本下降到GDP的7%。到2050年,文盲率将下降到12%左右,其成本将减少到只有GDP的3.8%。

类似地,战争也会造成巨大的经济和人力成本。但是,尽管如今我们可以以以前无法想象的速度和生动程度看到战争影像,但我们对冲突无处不在的感觉是错误的。在20世纪,冲突夺走了1.4亿人的生命,其中两次世界大战就杀掉了7800—9000万人。

不太被公众了解的好消息(之所以如此,只是因为这是好消息)是未来军事开支会更高、不变或更低的情景都表明,二十世纪的高军事成本已经形成了类似于永久和平分裂的局面。第一次世界大战造成的成本相当于全球GDP的20%,二战则还要高出一倍。

在考察冲突的成本时,哥本哈根共识经济学家估算的是全球军事开支的实际成本。如果我们还纳入战争中的生命损失,那么估计值还会提高50%左右。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根据这些估计数字,二十世纪军事成本每年大约平均相当于GDP的5%。但是,自朝鲜战争的顶峰(7%)以来,全球成本一直在稳步下降,1980年大约为3.5%,现在为1.7%左右。即便是悲观的情景也表明,到2050年这一成本只会上升到1.8%;而在乐观情境中,军事成本将进一步下降到GDP的1.6%。

世界仍然充满各种问题,新闻媒体每天都在披露。我们需要将注意力集中在消除贫困、消灭文盲和推进和平上。但我们也需要记住,总体而言世界比我们认为的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