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iter24_ChesnotGetty Images_bitcoin Chesnot/Getty Images

薛定谔的比特币

纽约—2月8日,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电动汽车公司特斯拉宣布,早在1月份,公司就已将15亿美元的现金储备投资于比特币。这个消息有助于将比特币已飙升的价格进一步推高10%,达到逾4.4万美元的创纪录高位。然而,尤其对比特币而言,价格有起终有落。

比特币发明于2008年,在2009年开始交易。2010年,一枚比特币的价值从大约0.08美分升至8美分。2011年4月,比特币的交易价格为67美分,随后在2015年11月攀升至327美元。就在去年3月20日,比特币的交易价格约为6200美元,此后更上涨了超过7倍。

时至今日,比特币问世十二年,是个完美的泡沫。我曾将黄金形容为“闪亮的比特币”,并将黄金的价格描述为延续了六千年的泡沫。这对黄金来说有点不公平,因为黄金曾经作为一种工业商品具有内在价值。尽管现今不再普遍用于工业领域,但黄金作为广泛用于珠宝的耐用消费品仍存在内在价值。

相比之下,比特币从不具有内在价值,将来也不会有。它仅仅是一种投机资产及私人法定货币,其价值由市场决定。

由于生产成本高昂,比特币也是一种浪费社会资源的投机资产。“挖掘”比特币的过程需使用高能耗的数字设备解决计算难题,而边际成本增加的速度导致比特币的总存量上限为2100万枚。

当然,即使坚持比特币不增加供应量的原则,也可以通过发行比特币2、比特币3等来重复这个过程,但当中挖掘比特币的实际成本也将被复制。此外,当前已经有以太币等成熟加密货币与比特币并行运行。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1_web4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All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然而,正如政府发行的法定货币的成功表明,投机泡沫的范围绝不限于比特币等加密货币。毕竟,在价格可以灵活变动的世界里,总存在一个均衡,当每个人都认为官方法定货币没有价值时,那它就是没有价值的。此外,也存在无限多的“非基本”均衡。在这些均衡状态中,尽管货币存量保持相当稳定或根本不变,一般价格水平,也就是法定货币价格的倒数要么爆炸式增长至无穷大,要么崩溃至零。

最后,还存在一种独特的“基本”均衡,也就是价格水平以及货币价值为正,既不爆炸式增长也不崩溃。大多数政府发行的法定货币似乎都会进入这个基本均衡状态,并维持在这个水平。凯恩斯主义者忽略了这些多重均衡状态,认为价格水平乃至货币价格由历史这个单一因素所决定,并通过菲利普斯曲线等机制逐步更新。菲利普斯曲线假设,意料之外的通货膨胀和失业率之间存在稳定的反比关系。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现实世界中将货币价值降至零的恶性通货膨胀呈现的不是非基本面均衡,而是基本面均衡变质。这在魏玛德国或最近的委内瑞拉和津巴布韦可见一斑。在这些情况下,货币股带动价格呈现爆炸式增长。

私人加密货币和政府法定货币同样具有无限可能的均衡状态。零价格均衡与独特并表现良好的基本均衡一样具有可能性。

但比特币目前显然没有表现出上述的均衡状态。相反,我们看到的似乎是一种非基本面爆炸性价格均衡的变体。之所以称为变体,是因为它必须允许比特币出乎意料地从当前爆炸式增加的价格轨迹跃升至良好的基本均衡,又或是不太理想的零价格状态。这种多重均衡无疑使对比特币和其他私人加密货币等无内在价值资产的投资显得具有风险。

当然,现实世界不受上述主流经济理论论述的可能均衡范围所限制。但这也使投资比特币更具有风险。

特斯拉最近买入比特币的例子表明,大量额外买家进入市场可以显著推高比特币的价格。这些买家既可以在市场缺乏流动性时直接买入,也可以通过演示和仿真效应间接买入。然而,单个重要参与者的退出可能会产生类似的反向影响。做市商发表的正面或负面意见将对比特币价格产生重大影响。

比特币惊人的价格波动不足为奇。今年1月,GameStop的股价被推至前所未有的高位,并随后进行重大调整。这种极度非理性的市场波动应该提醒人们,由于缺乏任何明显的基本价值支撑,比特币将继续作为过度波动的教科书例子。

这不会随着时间而改变。比特币将继续作为一种没有内在价值的资产,其市场价值可以是任何东西,也可以是零。只有那些具有健康的风险偏好、吸收损失能力强的人才应该考虑对它进行投资。

Translated by Siow Jing Yi from Intellisia Institute

https://prosyn.org/xrVIF3c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