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rees4_Andrew Brookes_Getty Images_laboratory Andrew Brookes/Getty Images

生物医学威胁

剑桥——近几十年来的生物医学进步一直极其有益——最重要的是,使全世界穷人的预期寿命大幅增加。但未来看上去却更具危险性。尽管持续创新将进一步改善人民的生活,但也将带来新的威胁,并加剧某些有关人类生活本身的道德困境。

首先,某些科学家正在研究能使人更加长寿的越来越极端的方法。但尽管我们几乎肯定会欢迎延长健康寿命,但一旦我们的生活质量或者愈后低于某个特定阈值,我们也不会希望延长痛苦。我们害怕在痴呆症的折磨下延长寿命,并因此消耗资源而且成为别人的同情对象。

医学进步也模糊了生死之间的过渡。今天,当所有可以测量的大脑活动迹象停止时,死亡通常意味着“脑死亡”。但现在有人建议在“脑死亡”后人工重启心脏的跳动,目的是使可以用于移植的器官在更长的时间内能够保持“鲜活”。

这样的举措将导致器官移植手术在道德上更加模糊。例如,肆无忌惮的“代理人”已经在说服欠发达国家民众出售他们的器官,而后再以高得多的价格转售给富有的潜在接受者。

上述道德上的模糊以及器官捐赠者的短缺只会不断增加。因此,实现常规和安全的异种移植——从猪或其他动物身上采集器官供人类使用——必须成为一个主要目标。尽管更加遥远,但3D打印替代器官甚至是更好的方案,类似的技术目前正被用于人造肉的研发。

事实证明,微生物学的进步也有可能是一把双刃剑。没错,更好的诊断、疫苗和抗生素应当有助于维持健康、控制疾病和遏制传染病的爆发。但恰恰是这项进步已经引发了病原体本身危险的进化反击,细菌正在对抑制他们的抗生素产生免疫作用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上述不断增长的耐药性已经导致结核病的复发。如果没有新的抗生素,由无法医治的术后感染所带来的危险将重新回升到一个世纪前的水平。防止过度使用现有抗生素——包括对美国牛群——并且鼓励研究全新疗法因此成为一项亟待完成的短期和长期任务。

但研发改良疫苗的竞争同样存在风险。2011年,荷兰及美国的研究人员证明,使H5N1流感病毒毒性及感染性增强简单到令人惊讶。有人提出保持先自然突变一步将降低短时间内进行疫苗生产的难度。但试验的批评者指出,这样做增加了无意中释放危险病毒的风险,生物恐怖分子获得新技术的可能性也由此增加。

生物技术的快速创新要求我们探索制定保证试验安全的法规、控制潜在危险知识的传播,并监督新技术的使用方式是否合乎道德。但在全球范围内有效执行上述规则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可以去做,那么世界某个角落的某个人总会去做。这样的前景有可能非常可怕。

尽管生产核武器需要复杂的专用技术,只需拥有小规模两用设备就可以利用生物技术。事实上,生物黑客正在成为一种越来越受欢迎的竞争博弈和嗜好。因为我们的世界变得如此联系紧密,因此最糟糕的潜在生物灾难规模超过以往任何时候。但有太多人对此持否认态度。

今天,自然流行病的社会影响远远超过以往任何时候。以14世纪中叶为例,不难理解当时的欧洲人只能听从宿命的安排,而村庄即使在黑死病杀死半数居住者的情况下也仍能继续发挥作用。但是今天,许多发达国家拥有极强的权利感,一旦流行病压垮医疗保健系统,就会造成社会秩序崩溃的恶果。

强调生物错误或生物恐怖的人类风险也绝不是制造恐慌。毕竟,人工释放病毒的传播既无法控制也无法预测。这样一个事实限制政府、甚至有某种特定目标的恐怖组织对生物武器的使用。但如果一个不受约束的独狼掌握生物知识,而且他或她认为地球上存在太多人类,这样的限制就不一定会起作用。

生物错误和生物恐怖可能在未来10~15年内实现。一旦有可能设计并合成病毒,风险将在更长时期内变得更大。最终的噩梦将是一种高度致命的生物武器,其传染性可能与普通感冒相当。

但也许最严重的困境涉及人类自身。未来某个时刻,基因改造和电子人技术将使人类在身体和精神上变得更加可塑。此外,这样的进化——某种世俗的“智能设计”——只需要短短几个世纪,而不像达尔文进化论那样需要数千个世纪之久。

这真的会改变游戏规则。今天,当我们欣赏古代留存下来的文学和文物时,我们能够感受到跨越数千年来自古代艺术家及其文明的亲和。几千年来,“人性”从未发生变化。

但没有理由假设几个世纪后的主导智慧将与我们产生任何情感共鸣,即使他们能从算法的角度理解我们的行为模式。他们还会有人类的样子吗?抑或,电子实体到那时会占领世界?任何人都可以对此进行猜测。

https://prosyn.org/j6B3nUszh;
  1. haass107_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_northkoreanuclearmissile 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

    The Coming Nuclear Crises

    Richard N. Haass

    We are entering a new and dangerous period in which nuclear competition or even use of nuclear weapons could again become the greatest threat to global stability. Less certain is whether today’s leaders are up to meeting this emerging challeng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