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欧洲自产的能源安全

哥本哈根——欧盟高度依赖国外石油。欧盟消费的每百升石油中有90升为进口。与此同时,国内石油产量过去10年出现了超过50%的跌幅。据国际能源机构统计,除非欧盟改变策略并增加为其长期忽视的生物燃料等其他替代能源产量,否则到2030年约95%的石油将从国外进口。

目前的状况依然是欧盟的阿喀琉斯之踵,因为这意味着需要依赖从不稳定独裁政权的石油进口。2014年,欧盟成员国耗费了超过保加利亚、匈牙利、斯洛伐克和斯洛文尼亚四国GDP总和的惊人的2710亿欧元从国外进口原油。这些钱中约有半数流向了俄罗斯、北非和中东。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因此,欧盟不仅冒着全球供应中断的危险;还发挥了支撑独裁政府、授权敌对政权、限制其自身协调有效应对威胁挑衅能力的作用。欧盟无力制定协调一致的政治和经济战略应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和中东炼狱所带来的挑战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英国最近提高国防开支的决策彰显出人们越来越明确地认识到需要强大的军力维护欧洲的安全和主权。但只要对外石油依赖依然存在,欧盟就不可能达到它所需要的强度。拟议修建的北溪天然气管道II会将更多天然气从俄罗斯输送到德国——只可能导致现有局势进一步恶化。

随着2016年国际政局持续动荡,未来几个月欧洲的能源安全可能再度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本年度还有可能成立欧盟能源联盟,目的是确保能源供应安全,争取能源价格适中、气候友好。不幸的是,欧洲石油对外依存度已经被排除出讨论的范畴。欧盟成员国要想研发替代能源,必须由欧洲委员会为其指明方向。

风能和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无疑可以为控制欧盟能源脆弱性发挥积极的作用。上述能源已经降低了欧盟电力生产对煤炭和天然气的依赖程度。但涉及到以石油为基础的能源生产——最主要的是汽车燃料——风能和太阳能提供可以利用的替代能源可能还需要很多年以后。

欧盟应当效仿大西洋那边的伙伴,努力降低对国外原油的依存程度。比如美国就制定了投资替代燃料的激励政策。事实上,美国是全世界最大的生物乙醇生产国,加之页岩气的生产——已经在降低二氧化碳排放及创造当地就业机会的同时,减少了至少25%的国外石油进口。

巴西本身也是非常明显的例子,该国自20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后就已经尽力减少对进口能源的依赖程度。今天,巴西已经成为石油净出口国和世界第二大生物乙醇生产国,替代了过去国内超过四分之一的汽油用量。

不幸的是,欧盟有关生物燃料政策的讨论往往由导致食品价格上涨等过时观点来占据主导。反对者坚持认为粮食不应被用于汽车燃料。但今天,先进的生物燃料已经并非来源于粮食,而是来源于工农业和家庭废弃物。按照联合国粮农组织总干事 何塞·格拉齐亚诺·达席尔瓦的话讲,生物燃料“可以成为强化粮食安全的有效途径。”只要方式正确,生物燃料发展可以意味着“更多燃料、更多粮食和所有人能够共享的更大繁荣。”

生物燃料技术其实一石四鸟:改善能源安全、促进垃圾回收、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和(往往在农村地区)创造就业机会。因此用本土能源替代进口石油是今天的欧洲人可以留给明日欧洲的一笔最重要、意义也最深远的财富。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