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生物多样性的价格

达卡—我们人类不但与其他各物种——包括动物、植物乃至微生物——分享地球;我们还需仰仗他们生存。我们能够计算保护自然界的经济价值吗?

有人会强烈反对给生物多样性贴上价格标签的做法,他们认为保护生物多样性是显而易见的当务之急。但他们毫无疑问也会同意,阻止人类死亡和痛苦,同时为所有人提供食物、水和教育也是至关重要的。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现实是根本没有足够的资源做所有事。必须做出艰难的选择。幸运的是,经济学能够帮助我们决定如何用我们所拥有的资源做最多的益事。

这在今天尤其重要。全世界193个国家的政府正在制定可持续发展目标(SDG)指导未来15年的全球发展政策。SDG将建立在千年发展目标(MDG)的基础上。MDG制定于2000年,集中于降低母婴死亡、消除贫困和推广小学教育等目标。

目前,我们已经提出了大量潜在SDG目标,其中一些就与生物多样性有关。但是,尽管我们将在SDG身上花掉数万亿美元,仍不可能有足够的资源完成所有项目。因此,世界领导人必须聚焦于能带来更大影响的目标。我的智库——哥本哈根共识中心(Copenhagen Consensus)正在与60多位经济学家和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合作研究那些目标能带来最高的投资回报。

看起来,保护生物多样性不但值得追求,并且根据经济学家阿尼尔·马坎迪亚(Anil Markandya)、卢克·布兰德(Luke Brander)和阿利斯泰尔·麦克维蒂(Alistair McVittie)的三项新研究,它还能带来很好的财务回报,至少某些项目是如此。

保护森林是理想的起点,这方面每一美元支出可以带来约10美元的回报。森林所提供的一些资源——如木材、柴火和旅游业等——相对容易估值。但其他资源的价值——如它们所支持的多种动物及其对人类的内在价值——很难量化。为了进行量化,经济学家采用了问卷调查的方式研究人们准备出多少钱保护森林及其所支持的动物物种。

森林���是一座巨大的“碳沉淀池”,数百年来存储了巨量大气二氧化碳;因此,保护森林有助于遏制气候变化。此外,森林吸收大量降水,从而降低洪水风险。比如,如果不是上游大量树木遭到砍伐,2010年巴基斯坦洪水所造成的灾难会小得多。

因此,结论是花在保护森林上的每一美元能产生价值5—15美元的社会商品,包括来自伐木和碳捕捉等活动的有形回报和保护森林内在美等“软”收益。保护世界湿地——它们也提供了极具价值的服务,包括沿岸地区保护和阻止河谷爆发洪水等——也很明智,每一美元投入可以获得十倍回报。

但保护珊瑚礁的回报最高,每一美元投入带来的收益高达24美元。与森林一样,珊瑚礁也起着多方面作用——包括作为旅游景点和鱼类营养源(有助于商业捕鱼)——并且具有对人类的内在价值。将珊瑚礁损失降低一半需要每年耗费30亿美元,但至少能产生720亿美元收益。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并非所有旨在保护生物多样性的项目都属于对公共资源的明智使用。比如,建立更多自然保护区也许看似保护更多物种的自然栖息地的好办法,但其经济收益无法抵消近1万亿美元的成本。将受保护海岸面积扩大一倍并将大量公海海域纳入保护范围是一个艰巨无比的任务。显然,保护珊瑚礁是对有限资源的更好的使用方式。

尽管SDG主要是为了改善贫穷人口的日常生活,但冷静的经济分析表明,生物多样性方面也不乏明智的目标应该予以考虑。如果世界领导人利用成本-收益分析去芜存菁,那么未来15年有望成为全球发展——包括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大繁荣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