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balvanera1_ERNESTO BENAVIDESAFP via Getty Images_amazonrainforestindigenousfire Ernesto Benavides/AFP via Getty Images

为何价值多元论是可持续性的基础

波恩—在2019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新闻广播和社交媒体充斥着令人不安的画面,森林被大火吞噬,留下死寂的焦土,焚毁的房屋和流离失所的人们。巴西和其他地区雨林燃烧的景象在全世界引起了强烈的情绪和反应,足以窥见人们看待和珍视大自然的方式。地球和地球人民的可持续的未来只有在决策者理解并考虑到这一价值多元论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实现。

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维持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IPBES)在其最新《全球评估报告》(Global Assessment Report)中指出,“大自然是人类生存和高品质生活的基础。”但关于如何利用和保护我们日益脆弱的自然资源的决定常常并没有全面考虑不同社会对大自然价值评估的方式。

幸运的是,一群全球著名科学家最近在巴斯克自治区维多利亚-加斯泰斯(Vitoria-Gasteiz)——2012年欧洲“绿色首都”——集会讨论新的IPBES报告,报告将关注“多样的自然价值”。这一即将到来的“价值观评估”将带来迄今为止关于最强发现,让人们看到多样化的社会对自然价值的不同看法,以及自然系统如何让我们所有人受益。

以熊熊燃烧了一整年的热带森林为例。热带森林贡献了世界大部分生物多样性。有人说,我们有道德责任保护这些自然财富,不管它们对人类有何贡献。但市场力量总是会成为主宰,以至于关注点被转移到了经济机会上:木材、药材、生态旅游、矿产,等等。一些政客和商业利益集团甚至将森林视为障碍,必须移除为农业、矿业、住宅和基础设施的扩张让路。

问题在于,政策决定往往反映了这些经济考虑,而不会考虑自然系统的更广泛的贡献。比如,森林有助于管理气候,吸收温室气体,减轻全球变暖的影响。它们也是地球“水泵”,将雨水输送到遥远的地区。但大部分政策决定都忽视了这一自然对人类的无价贡献。此外,政策决定还忽视了数百万土著居民的需要,他们仰仗森林维持生计和福利。

人们珍视自然的某些原因是普遍的。但也有一些原因只限于某些群体,因此可能成为冲突的根源。如果实力不平等的两方爆发冲突,关于如何管理自然的决定就必须考虑这一不对称性。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但是,政府、开发银行、保护组织和私人部门行动方常常肆意分割受保护的自然区,无视定居在森林中的社区的需要。在许多热带地区,决策者放任商品种植园的扩张,如棕榈油和大豆原料基地,以满足全球市场需求,支持低收入农民和其他靠这些庄稼过活的选民。但这些种植园往往侵占了原著民的家园和濒危物种栖息地,包括大猩猩、红毛猩猩和吼猴等灵长类。

不同文化看待自然的方式不同,其中一些方式对于外部观察者来说未必显而易见。尽管如此,决策者在做出自然系统方面的决定时,必须尽量考虑人类价值观的复杂组合。近几年来的森林火灾和其他自然和生态灾难突显出这些系统以及依靠这些系统的社区的脆弱性。

政府日益认识到放宽视野的必要性,也正在寻找办法在设计政策和勾勒可持续发展之路时考虑大自然。2022年IPBES《价值观评估》发布时,将为我们提供一个科学的基础,以使我们能够做出考虑了我们与自然互动的价值多样性的知情决定。

https://prosyn.org/9e0LdJIzh;
  1. op_dervis1_Mikhail SvetlovGetty Images_PutinXiJinpingshakehands Mikhail Svetlov/Getty Images

    Cronies Everywhere

    Kemal Derviş

    Three recent books demonstrate that there are as many differences between crony-capitalist systems as there are similarities. And while deep-seated corruption is usually associated with autocracies like modern-day Russia, democracies have no reason to assume that they are immune.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