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本•拉登的幽灵

伦敦——

奥萨马•本•拉登在巴基斯坦隐藏处所的毙命仿佛从穆斯林世界切除了一块肿瘤。不过仍需要积极的后续治疗来阻止残余的基地组织细胞通过招揽更多的追随者而转移。这些追随者们相信暴力能实现伊斯兰教的“净化”和授权。

幸运的是,本•拉登死于非常时期。此刻,大多数伊斯兰世界陷入剧烈的社会政治动荡——本•拉登招牌式的狂热正在被阿拉伯之春运动以及民众对民主授权的诉求(至少到目前为止,这种诉求还没有得到满足,而这正是基地组织寻求强加的那种伊斯兰统治)所打击。

但是,在埃及和突尼斯正在建立的、在巴林、利比亚、叙利亚、也门以及其它一些国家正在摸索的这种初期民主能将伊斯兰极端主义驱走吗?尤其是,这种民主能否击败萨拉菲/瓦哈比教派?该教派长期以来滋养本•拉登和他的家族,依然自称是受保护的沙特阿拉伯意识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