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大国家,小战争

伦敦—美国总统奥巴马已宣誓要为美国前驻利比亚大使克里斯托弗·史蒂文斯之被杀报仇。这个仇应该如何报还不得而知,历史先例在这方面没什么指导意义。

1864年,阿比西尼亚皇帝在当时的首都抹大拉(Magdala)绑架了英国领事和几位传教士。三年后,皇帝西奥多(Tewodros)仍拒绝放人,结果英国派遣了一支13 000作战人员、26 000后勤人员和44头大象的远征军。

在《青尼罗河》(The Blue Nile)一书中,莫尔赫(Alan Moorehead)写道,远征军于是“先参加了壮行仪式和免不了的维多利亚时期国宴,与冗长的讲话先斗了一场。”然而这是一次可怕的远征。在山区行进了三个月后,英国人才到达抹大拉,解救了人质,将阿比西尼亚首都焚为焦土。西奥多皇帝自杀,英国人撤军,指挥官、陆军中将罗伯特·纳皮尔(Robert Napier)爵士被称为抹大拉的纳皮尔男爵。

当今超级大国走的也是类似的路子,针对孱弱的反对者,超级大国口气强硬,但最后结果总是不能令人信服。20世纪60年代,美国在越南用兵50万人,但在1975年撤军后,北越还是占领了南越。1987年,俄罗斯向阿富汗派遣了10万大军,结果在九年的战争后仍不能让阿富汗屈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