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e204_Julia JaroschewskiEyeEm_UNUSflags Julia Jaroschewski/EyeEm/Getty Images

自由国际秩序之后

坎布里奇—许多分析家认为自由国际秩序以中国的崛起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当选而告终。但如果乔·拜登在11月大选中击败特朗普,他是否应当努力使之复兴?也许结果并非如此,但他必须找到某种替代选择。

批评人士指出,1945年后的美国秩序既非全球属性也不总是非常自由是正确的。它将超过半数的世界排除在外(包括苏联集团和中国)并且纳入了许多专制国家。美国霸权总是被夸大。尽管如此,最强大的国家必须带头创造全球公共产品,否则它们将无法被提供——而美国人也将因此而受苦。

目前的疫情就是个很好的例子。拜登政府的一个现实目标应当是,建立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制度,处理不同事务有不同的成员国参加。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lf0XWLf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