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ar2_OleksanderChabanGettyImages_manangeldemonshadows Oleksander Chaban/Getty Images

绝望为什么会打败希望

惠灵顿—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媒体、政治领袖言论或在线讨论—都会发现人们对负面理想存在偏好。这并不是说我们(或者绝大多数人)认可种族主义、女性厌恶或同性恋恐惧,而是说我们放大了它们的功效。我们认为必须打击极端主义理想,因为我们私下里认为它们具有极强的感染力,足以吸引新的教徒。

与此同时,我们往往不那么认真地对待积极的理想,本能地不相信在缩小贫富差距或实现零碳经济领域取得有意义的进展是可能的。为实现上述道德目标所提出的政策被视为脱离现实或没有希望,而支持它们的政客则根本不受关注抑或招来怀疑的目光。总而言之,我们的偏见导致我们将理想主义的鼓舞力量拱手交给坏人,而我们本可以利用它来实现共同的理想。

在2017年举行的新西兰大选期间,许多评论人士用“童话仙尘”来嘲笑工党领袖阿德恩所提出的乐观目标。同样,当在校学生找到加利福尼亚州美国民主党参议员黛安·费恩斯坦要求她支持绿色新政时,她却以不切实际为由拒绝了。“参议院不会通过那项决议,”她表示,“你们可以把我的话带给叫你们来这里的人。”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sdbeuYz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