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建国方案之外的方案

发自纽黑文——随着中东动荡加剧,巴勒斯坦人的命运似乎已被外交界抛在了脑后。的确,尽管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奋力斡旋,但巴勒斯坦以色列两地分别建国的方案自以色列于2014年在加沙地区执行“防护之刃”军事行动后就陷入了垂死状态。而对于该地区和其他地方的许多人来说,这一方案早就宣告不治了。

但这又引发了一个新问题。既然建国大业变得遥不可及,那么迟早有一天会有大批巴勒斯坦人要求在以色列大选中获得投票权。针对这项权利的斗争将会异常激烈。因为以色列人之所以能在两国方案上坚持那么久,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因为这可以避开巴勒斯坦人的选举权问题。

那么这一新兴秩序如何才能变得更具包容性的和合法性?可以说那些构成建设性前进方案的要素就隐藏在众人的目光之下。

以色列与约旦于1994年签署了和约后不久,时任以色列外长的希蒙·佩雷斯(Shimon Peres)提出建设跨境经济合作区以巩固该协议,并以此建成了占地346英亩,横跨海法附近约旦河段以色列和约旦两岸的经济特区——约旦通商工业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