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超越革命理想的破灭

所有的革命最终都会从民众的兴奋转入理想的破灭。在团结和自我牺牲的革命气氛中,人们趋向于认为当他们取得胜利的时候,人间天堂就指日可待了。当然,从来就没有过天堂,而且,失望很自然地随之而来。在当今的乌克兰,橙色革命成功一年多一点以后,乌克兰人民准备选举新一届议会的时候,就会发生这种情况。

后革命的理想破灭,特别是在反对共产主义的革命之后的理想破灭(乌克兰的情况则是反对后共产主义革命)扎根于人们的心理。新的形势给大多数人带来了新的挑战。以前,国家决定一切。许多人,特别是中年和老年人,开始把自由视为负担,因为自由带来的是持续不停的自我决定。

我有时候把这种心理上的厌倦和我自己的狱后生活作比较。多年来我渴望自由。但是,当我最终被释放的时候,我不得不总是来为自己作决定。当一个人突然间每天面对许多选择的时候就会开始感觉头疼,而且有时候会无意识地想要回到监狱。

这一种忧郁症可能是无法避免的。但是在社会层面来讲,随着新一代的成长,它最终被克服。实际上,在苏联解体15年后,一种新的宣泄看起来正在进行,而乌克兰的橙色革命就是其中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