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抗击极端贫困的最好方式

哥本哈根——1950年,韩国和巴基斯坦民众每年所得相差无几。而今天,这两个国家几乎不具有可比性。韩国的人均收入从那以后增长了23倍,而巴基斯坦却只增长了三倍。

我们怎样才能帮助世界更多最贫困国家效仿韩国的成功是当今世界面临的最重要问题之一。改善经济成果意味着赋予所有人更强健的体魄、更优质的教育,更长的寿命和更强的战胜自然灾害能力。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减贫是联合国提出未来15年169项发展目标中最常见的核心目标。但并不是所有目标都能带来同等效益。我领导的哥本哈根共识中心最近委托60组经济学家评估上述目标的成本效益状况。上述拟议中的目标将取代千年发展目标于9月生效。

其中一个最不理想的目标乍看似乎最值得称赞:那就是实现全民就业。不幸的是,这只是梦想而非目标。经济发展需要让一些人失业以便实现岗位转换,而且多数政府已经在着力创造就业机会。研究表明政客和利益集团会利用全民就业支持代价昂贵的保护主义政策,在为部分人带来好工作的同时却让更多人进入非正式经济队伍。因此这项目标带来的效益可能还不及成本,肯定不是削减极端贫困的最佳方式。

全世界约14.5%的人口,也就是十亿人,每天仅靠不到1.25美元生活。那么为什么不干脆给这十亿人转款,让他们的生活费至少每天达到1.26美元?这样全世界最贫困民众就能更好地抚养教育子女及改善健康。

但除去财务成本,还会带来腐败、体制缺陷和巨大的管理难题。权衡这些因素和在货币方面产生的效益,以现金支付形式每花一美元结束极端贫困都将产生5美元的社会价值。这样的回报一点不差,但还有更好的提供帮助方式。

一种可能性是将发展中国家移动宽带普及率提高3倍。农民和渔民等小商人可以借此了解市场信息,以最高价格出售产品——从而改善生产力、提高效率、创造更多就业机会。我们的研究表明上述效益加起来相当于每花1美元收益17美元——这使之成为非常诱人的发展目标。

改进干预方式能够解决移民问题。今天有超过2亿人在国外工作。随着富裕国家不断老龄化,他们需要更多劳动力。与此同时,发展中国家民众在发达国家能提高工作效率。放宽移民限制能使发展中国家年轻人补充工业化国家不断缩减的劳动力——同时产生支付养老费用所需的税赋。

这样的移民对发展中国家也非常有利,因为外来务工人员能将挣来的报酬汇回家去。总的来讲,每耗费一美元扩大移民就能产生超过45美元——甚至可能超过300美元的社会效益。尽管扩大移民在当今政治气候下或许难以实现,但应该指出移民对帮助世界最贫困人口多么有价值。

完成多哈回合贸易谈判是对全球繁荣最具影响的单一发展目标。降低贸易壁垒意味着所有国家都能集中精力做最擅长的工作,让所有人过得更好。此外,因为创新增加和知识交流,自由贸易得以加速经济增长。严重依赖全球市场贸易是韩国发展如此之快的主要原因之一,过去65年来该国基本实现了根除贫困的目标。

经济模型表明成功的多哈回合谈判将使全球经济到2030年每年增加11万亿美元财富,其中多数收益将流向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每人每年平均收入增加1,000美元。极端贫困人数将下降1.6亿。这方面每投入1美元(主要用于支付阻碍谈判的西方农场主),世界能够实现超过2,000美元收益,使得对自由贸易的投资效率惊人。

所有计划——全民就业、现金转移支付、宽带推广、放宽移民和降低贸易壁垒——全部包含在联合国169项发展目标之中。问题就在这里。

试图同时完成169项任务是有勇无谋。这意味着在低效目标上浪费过多时间和金钱,而不是全力实现对全球穷人产生最大影响的目标。事实上,我们的研究显示像自由贸易一样,应该集中精力优先完成其中19项非同凡响的目标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那些目标成为全球政策的最终决策将对今后15年价值数万亿美元的资金流动产生影响。9月,当世界领导人齐聚纽约,他们要对推动全球繁荣的明智方式进行重点探讨。这样做将帮助更多国家步韩国之后尘,实现民众脱贫致富的目标。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