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美国的贝卢斯科尼

伦敦——过去几周来,在经历了一次矛盾声明层出不穷的漫长的竞选活动后,世界各国一直在猜测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任职期间将作何表现以及他将实行什么样的政策。美国上一任商界总统沃伦·哈丁和赫伯特·胡佛任职期间已经过于久远,很难提供太多的具体线索。但近期欧洲却有一个先例:那就是意大利的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

特朗普的成绩,曾经是贝卢斯科尼的创造。像特朗普一样,贝卢斯科尼是在房地产领域掘到第一桶金的商界巨子。当1994年步入政坛时,他被视为局外人,虽然也像特朗普一样,一直与很多内部人士保持着密切的关系。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相似之处还不止于此。特朗普和贝卢斯科尼都非常熟悉法庭内部事务;参选以来,特朗普迅速采取措施解决了针对特朗普大学的欺诈诉讼,但仍有针对他本人及其企业的其他七十宗诉讼处在审理过程之中。而且由于拥有大型企业帝国,他们都与政府首脑角色有着一系列利益冲突。

贝卢斯科尼像特朗普一样,成功地把自己塑造为富人和民粹主义者。他乐于与民众直接沟通,绕过传统媒体和党派机构。他喜欢追求豪宅和美女在某种程度上增强了他对民众的吸引力。

特朗普和贝卢斯科尼之间的比较还远远不能停留在表象上。事实上,贝卢斯科尼在意大利的表现——他在本国也被称之为骑士——为美国和世界对特朗普的期待提供了六大明确的线索。

首先,任何人都不应低估下一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一再出人意料;认为他能赢得共和党初选的人都少之又少。但许多观察家仍然预测他即将到来的倒台,推测他即使在四年任期届满之前未遭弹劾,在白宫任职也很难超过四年之久。

但贝卢斯科尼的经历却与人们的想象截然不同。贝卢斯科尼也一直被他的竞争对手所低估。评论家认为他因过于无知和缺乏经验而难以胜任总理,推测他无法在政治的短兵相接和政府压力下持续存活。

但贝卢斯科尼却仍然是意大利政界的主要人物。过去22年,他曾经赢得三次大选,并在九年时间里担任总理职务。每次记者和知识分子试图在公开辩论中同贝卢斯科尼较量,他们都落于下风。特朗普的批评者——其实包括所有美国观察家——都应该牢记这种情况。

第二个教训是特朗普很可能实行本质上永无止境的政治竞选,让自己直接融入对话的主题当中。贝卢斯科尼常常利用电视(尤其是他自己的商业频道)来实现这一目标。贝卢斯科尼不去接受他无法控制的采访,而是经常与关系密切的追随者合作,或者直接面对摄像机。许多政治脱口秀都曾被总理要求发表意见的电话所打断过。

从特朗普身上,我们不仅会看到持续密集的推特攻势,还会看到他利用电视、包括脱口秀和其他渠道直接向民众发表谈话。特朗普决定不召开新闻发布会,而是发布时长两分半的YouTube视频来阐述他的政策重点进一步强化了这种解读。虽然这种做法似乎离总统有些距离,但至少在一个能迅速随意玩弄事实的营销大师操纵下,这种方法能够发挥不错的效果。

贝卢斯科尼成功背后的第三个教训是即使非常富裕和有权有势的人也可以有效地借助受害者陈述。事实上,即使在执政期间,贝卢斯科尼也一直声称自己是司法机构、商业竞争对手、“共产主义分子”和政治机构的攻击对象。

情况危急时,特朗普也会这样做。不要以为他是亿万富翁、出生在富裕家庭、或者在下一次竞选中他的身份将是现任总统。他将自始至终把自己描绘成处在谋求自我利益敌人的包围之中。

第四个教训是污蔑必然发生。贝卢斯科尼随意利用自己的电视台和新闻媒体来抹黑对手,以致作家罗伯特·萨维亚诺将其称之为他的“抹黑机器”。

特朗普往往通过推特来攻击媒体、就像他“放开”诽谤法的竞选口号一样都是类似的前兆。特朗普的首席抹黑专家可��是新任命的首席战略家斯蒂芬·班农,班农曾担任极右翼布莱巴特新闻的主席职务。

第五个教训是像贝卢斯科尼一样,特朗普很可能继续在政府中遵循忠诚高于一切的原则。特朗普已经安排他年龄最大的三个子女——他们本应在他竞选总统期间经营他的企业——成为他竞选和过渡时期的关键力量。

联邦法律可能禁止特朗普任命其子女担任政府职务,但他们无疑将成为决策的核心力量。他的女儿伊万卡·特朗普及其丈夫贾里德·库什纳已经与一位政府首脑——日本的安倍晋三——一道参与了特朗普的首次会议。就连特朗普家人以外的任命——往往是在特朗普内阁外不太可能有位置的争议或激进人物——反映出他对个人忠诚的强调。

贝卢斯科尼教训的最后一课是应当重视对像俄罗斯总统普京这样强人政府的崇敬表达。像贝卢斯科尼和特朗普这样孤独而自恋的游侠习惯于进行个人交易,并喜爱与其他强人对话。特朗普任职期间最期待的海外出访是到普京的乡间别墅及利比亚独裁者卡扎菲上校的帐篷,而不是到无聊的欧洲理事会会议或G20峰会上。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但归根结底,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和唐纳德·特朗普之间只有一个关键不同。贝卢斯科尼任职期间除通过向其支持者提供资源和好处来推动其商业和个人利益以及培养个人势力外并无真正的政策目标。他对意大利最大的伤害是在经济停滞时期不作为,但至少他没有让情况变得更加糟糕。相比之下,无论多么难以理解,特朗普的确存在政策目标。特朗普的议程会让局势好转抑或恶化仍有待观察。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