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恐怖威胁下的突尼斯

突尼斯——最近针对柏林圣诞市场的恐怖袭击——此次袭击造成十二人死亡、超过五十人受伤——为今年欧洲各地的假日庆祝活动蒙上了一层阴影。恐怖袭击时我碰巧在突尼斯,在突尼斯人看来,这次袭击同样产生了重大、尽管截然不同的影响。突尼斯毕竟是被控罪犯阿尼斯·阿米尔的祖国。

像欧洲人一样,突尼斯人害怕恐怖主义。但他们所害怕的不仅是像2015年发生在突尼斯巴尔多博物馆和苏斯海滩那样的个人恐怖袭击,甚至是从2011年政权更迭开始后屡次发生的政治暗杀。突尼斯人担心社会动荡或将破坏他们令人赞叹但却依然脆弱的年轻的民主体制。邻国利比亚提供了体制被破坏所产生的恐怖后果的鲜明例子。

突尼斯政府试图单枪匹马控制局面的前景并不乐观。突尼斯人知道他们的国家非常脆弱,无法真正保护他们。他们最终可能像埃及一样,埃及正在成为一个警察国家,或者走上阿尔及利亚所走的道路,25年前在与政治伊斯兰主义有过一段短暂的调情后,阿尔及利亚局势最终陷入专制镇压和多年的暴力冲突。

更糟的是,恐怖主义所引发的担忧几乎扼杀了突尼斯的大规模旅游业,严重削弱了其国内经济。结果导致这个已经在接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援助的国家还在试图通过增加国家就业来购买社会稳定。为了抑制不断扩张的预算赤字,这个国家选择增加税收,从而进一步削弱了增长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