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无烟中国

北京——短短几周内,北京将在餐馆及办公室等全市所有室内公共场所实行禁烟措施。户外、公交及多种媒体形式的烟草广告也将被同时禁止。如果去年底市人大批准的举措成功实施,中国有可能在全国范围内强制实行类似的禁烟措施。

吸烟人数显著下降无疑会给中国带来不可估量的公共健康利益。但问题是这样做是否现实?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拥有约3亿烟民的中国占世界烟民总数的三分之一,平均每天约有2,700人因为吸烟引发的疾病致死。治疗与吸烟有关疾病的费用,更不要说相关的生产力损失是非常惊人的。

但中国迄今为止在减少吸烟或有效执行禁令方面的进展并不顺利。事实上,尽管在2005年批准了世卫组织的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中国未能兑现其到2011年禁止室内吸烟的承诺。不仅如此,烟草产量还增加了32%

其后禁令在上海、杭州和广州等 14个中国城市得以实施。但因为执行不力和75%的中国成年人认为吸烟不会造成严重危害,导致禁烟并未取得显著的效果。(据报有意戒烟的中国烟民仅占16%。)在这样的背景下,北京市政当局对公共场所吸烟高达200人民币(相当于32美元)的罚款计划似乎充其量也没有太大意义。

最明显的问题是为什么在其他领域不吝推行家长式政策的中国政府不干脆禁止烟草的生产和使用。毕竟,从斯堪的纳维亚到纽约的其他国家和地区已经在多数公共场所开辟了吸烟违法且付出昂贵代价的先例。

中国没有采取上述措施的原因在于烟草行业所能提供的就业机会和收入。国内消费的几乎所有香烟均由国有的中国烟草总公司负责销售;事实上,该公司是全世界最大的卷烟制造企业,年供应量高达2,5000亿,实现人民币8,160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7-10%)的销售收入。事实上,烟草带来的财政收入相当于某些省级政府财政预算的半数 。即使在中国这样的专制国家,如此巨额的收入损失、更不用说3亿烟民对禁烟的不满会给禁烟工作带来巨大的难度。

但电子烟替代法有助于缓解彻底禁烟所带来的收入损失和平息民众愤怒。鉴于电子烟只是加热尼古丁溶液产生可吸入蒸汽,不释放吸烟所产生的致癌焦油物质,使得其成为吸烟或被迫减少或停止烟草摄入者理想的尼古丁输送系统。

电子烟不仅危害远小于香烟,而且于2003年由中国自主发明并自产自销。但尽管中国电子烟行业取得了长足的进步——2013年,深圳市拥有900家电子烟制造企业,比2012年增长200%,占到全球电子烟生产超过95%的份额——传统的香烟制品依然垄断着中国市场。

就像外交关系委员会委员黄严忠最近指出的那样,“只有有1%的中国吸烟人口转向电子烟,就意味着约350万用户的庞大电子香烟市场。中国烟草总公司可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电子烟制造商。

中国未能成功挖掘电子烟行业巨大潜力的原因之一是监管的缺乏。进入门槛低导致的激烈竞争严重侵蚀了生产者的利润,较低的生产标准导致伪劣产品四处开花。要想让电子烟代替传统香烟弥补失去的烟草收入,政府必须更认真地规范行业以确保安全和质量。

但民众观念如果未能转变上述努力的意义就不大。这里,2013年实行的党和政府官员公共场合或公务活动吸烟禁令可能会有所帮助。黄严忠解释说,如果更多官员转向电子烟,普通民众可能会受到启发纷纷效仿。

到目前为止,似乎中国烟草总公司的董事们遵守了政府强制实施的禁烟规定。他们是否已经成为电子烟“拥趸”还有待考证。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受益于生产率提高和巨额医疗费用节约的无烟中国可能看起来像一个白日梦。但全国禁烟加之可靠的电子烟行业(为烟民和财政)提供替代方案指明了把梦想变为现实的有吸引力的道路。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