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drew49_JEFF KOWALSKYAFP via Getty Images_trumphandsmallrally Jeff Kowalsky/AFP via Getty Images

大滥用的小弹劾

华盛顿—几个月来,美国总统特朗普一直在嘲笑弹劾过程,无非是因为他不想被弹劾。没有哪个总统想;这可是不可抹去的污点。特朗普这辈子几乎从未被问责。几周以来,随着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步步紧逼,他或多或少陷入了狂怒,而称为美国历史上第三位被弹劾的总统后,他的情绪也不会好转了。

但是,尽管众多评论认为众议院弹劾投票“意义重大”,但这种情况似乎并没有多少生机。在我看来,这是因为弹劾条款与特朗普违背其就职宣誓的程度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他的违背令人发指。特朗普全盘否定了作为美国宪政制度核心的权力分立。比如,国会否决了为其飘忽不定的美墨边境墙拨款的计划,这令他十分失望,径直挪用了国会拨给国防部的款项。他还无视宪法所禁止的收受报酬行为——在他的众多饭店和高尔夫俱乐部有往来的外国政府给予的资金或个人好处,有时金额颇大——并寻找其他办法让总统职位套现。

此外,特朗普试图让政府合同偏袒他喜欢的公司,或阻挠他不喜欢的公司——比如亚马逊,其创始人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拥有《华盛顿邮报》。据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的报告,特朗普试图阻挠对其2016年选战勾结俄罗斯的调查。但是,由于尼克松就任总统时期所颁布的一项司法部规则禁止对在任总统发起刑事指控,穆勒只能乞求国会出于十项原因弹劾特朗普。

在有这份(可能仍不完整)的清单的情况下,只有两条弹劾条款被提到了众议院,即滥用权力和阻挠国会,可谓轻描淡写。2019年7月25日,特朗普试图要挟新当选的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发动政府调查,对象是2020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之一乔·拜登(Joe Biden),拜登的儿子亨特(Hunter)在其担任副总统并负责美国乌克兰地区政策期间不明智地加入了一家乌克兰天然气公司董事会。第一项弹劾指控的基本内容是,特朗普利用经国会批准的对乌军事援助(乌克兰正受到俄罗斯的袭击)公饱私囊。

针对特朗普的第二项指控是“阻挠国会”,即他断然拒绝允许其助手在国会就乌克兰事务作证,也拒绝向国会调查员移交一切要求的档案。在他之前,没有一位总统如此顽固,哪怕尼克松也没有。

Subscribe now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众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一直反对弹劾,担心这样可能刺激特朗普的2020年总统竞选支持者。她还担心,弹劾可能影响到民主党对众议院的控制——所有众议员都将在明年面临改选。为了保持多数地位——及其本人的众议长职位——她绝不能失去那41位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对此前由共和党控制的席位“虎口拔牙”的民主党,这些席位大多是2016年特朗普所拿下的地区。

但当特朗普对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的所作所为曝光时,佩洛西受到了来自众议院民主党团日益强大的压力开展弹劾调查。她和她的紧密盟友、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此前也反对弹劾的亚当·席夫(Adam Schiff)认定,特朗普挂起已经批准的对正与俄罗斯交战的乌克兰的援助影响到国家安全。他们还认为这是一个公众能够理解的问题。此外,多位佩洛西和其他人所提拔的民主党新人是军方和中央情报局的老人。民主党领导人认为——事实证明是正确的——这些候选人很有机会赢得共和党选区。此外,尽管这些新人反对他呢还,但国家安全影响有可能会令他们动心。

出于这些原因,特朗普的乌克兰阴谋将称为弹劾他的基础。在席夫所主持的乌克兰事件听证会上,一些政府工作人员不顾特朗普的禁言令,确认了由特朗普私人律师、纽约前市长鲁道夫·朱利亚尼(Rudolph Giuliani)牵头的一项恶劣行为是绕过美国对乌克兰官方政策。他们罗织了一个故事,即乌克兰干预2016年竞选帮助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这一克里姆林宫所炮制的谣言。

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认为,弹劾特朗普的基础应该不仅限于乌克兰问题。根据这一观点,众议院民主党领导人并没有看穿特朗普总统职位的真正性质,并且在策略上,也应该迫使像邪教一样支持特朗普的共和党在不止一个问题上为他辩护。但佩洛西不是一无是处的众议长:她听到了党团的声音,新成员希望弹劾的理由狭窄一些,这样便于向选民解释。

对佩洛西、席夫和他们的盟友而言,一个因素在于时间:他们不想弹劾及其随后的参议院裁决延宕至总统选举年。席夫在公开讲话中强调,阻止特朗普再次让一个或更多外国政府干预总统竞选十分重要。

但只要牵涉到特朗普的事情,就几乎没有顺利的。在两项弹劾条款得到接受后,佩洛西宣布将先按兵不动,而不是像传统上那样立即提交给参议院。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宣布他反对弹劾特朗普,并将与白宫一同组织裁定。佩洛西希望影响参议院的裁定规则。麦康奈尔和民主党领袖查尔斯·舒默(Charles Schumer)无法达成一致,国会因此暂时无法解决参议院裁定的主要问题,其中的一个关键问题是是否传唤证人。

但是,麦康奈尔的周旋空间有限,因为特朗普非常渴望裁定——并且要快。特朗普认为,将他定罪并赶出白宫需要三分之二多数,他必能被判无罪。但参议院裁定拖得越久,就越有可能由新的爆炸性消息曝光。

https://prosyn.org/AfHscdv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