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天上掉馅饼的全民基本收入设想

发自伯克利——硅谷的流行观点认为机器人将很快蚕食掉所有人的工作,而为全民发放基本收入的政策将因此变得必要。最近,各大科技巨头都在大肆吹捧一个肯尼亚全民基本收入试点项目的成果,而该项目主要是由硅谷慈善家资助的。

虽然全民基本收入的想法经常会在经济和社会压力山大的时期冒头,但上述项目才是对其的第一次实测。肯尼亚项目为测试者提供了一个足以摆脱贫困的收入。分属40个偏远贫困村的6,000名成年人每天能领取75美分(没错,是美分)——折合每月22美元——连续领12年。

我们希望在肯尼亚的实验能够成功。现金援助在消除发展中国家极端贫困方面的表现出很大的前景。但是如果要确保有效,就必须在持续的时间段内将足够的金额直接发放给那些有需要的人。在贫穷的发展中国家,全民基本收入项目可以胜过那些既不能满足目标人群需求又往往遭到腐败政权阻挠的昂贵援助计划。

不过硅谷的巨头应该稍微遏制自身的热情。肯尼亚的全民基本收入项目依赖M-Pesa系统——它是一个在对外援助,私人企业和前瞻性政府——而非善意慈善家——的支持下构建的盈利性移动银行系统。

即使全民基本收入项目能在未来12年中在肯尼亚取得成功,也并非解决当前美国经济中紧迫问题的办法。在美国搞全民基本收入项目就像特朗普总统的边界墙一样天马行空:一方面昂贵到无力维持;另一方面又无法解决其想要解决的问题。

最糟糕的是,全民基本收入的提案会导致人们故意去忽略一些紧迫问题:诸如在儿童和少数种族和民族群体中的持续贫困状况;大多数家庭实际(计入通胀后)工资和收入的停滞不前;收入差距的持续扩大;社会流动性下降教育机会的不平等;还有伴随不稳定就业而产生的收入不稳定

技术的进步还未显著减少美国的总体就业岗位,但肯定降低了数百万劳动者的工作质量。新技术正逐步消灭那些常规性的手工和中等认知技能工作,加剧了劳动收入的不平等,也是总体收入不平等的最重要来源。但是这一系列问题是否就表明每个美国人,包括那些技能和收入已经被高度依赖技巧且节省劳动力的技术变革所补足和提升的硅谷“超级巨���”们,都该得到一份基本收入?

即使为每个美国成年人的全民基本收入是个理想的目标,也没有人提出过资助其实施的严肃提案。在肯尼亚,每月22美元的付款可能已经可以很好地消除贫困;但在将成年人贫困线定在年收入1.27万美元(2016年官方标准)的美国,这点钱根本不算钱。

如果每年要每个美国成年人发放1万美元的基本收入,总费用将高达3万亿美元以上,相当于花掉了联邦年度预算的3/4。这将需要有史以来最高昂的税收体系,但我们很少听到富裕的全民基本收入倡导者呼吁为自己加税。他们更有可能主张削减现有的社会福利支出,例如那些令包括儿童在内的占总人口数量2/5的底层民众受益的社会保障和其他计划。

在我们等待肯尼亚全民基本收入试点的结果并预测智能机器人将来会消灭工作的同时,我们需要对那些应对工人当前面临挑战的现有项目进行升级和强化。包括与就业相关的培训和终身学习机会在内的各层次优质教育体系对于培养那些劳动力市场急需但需要大量投资的技能至关重要。

此外还需要一些转型援助项目来帮助工人及其家庭应付就业和收入上的波动。在硅谷,“破坏”意味着积极的变化;但在现实中,破坏意味着那些生计受到新技术影响的人将遭受实质性的痛苦。

美国当前的保障项目——如医疗补助,失业补偿,营养补充援助计划和有需要家庭临时援助——也应该加大力度。此外,美国应制定一个国家层面的全民收入保险计划,以帮助因失业,残疾,疾病或家庭成员死亡而面临财政困境的人。同时,随着越来越多劳动者从事独立工作,就有需要用一个覆盖所有工人(无论有没雇主)的流动性福利体系来取代当前以雇佣为基础的福利体系。

美国还需要提高联邦最低工资额。如果要实现最低工资与生产率同步增长的话,今天的工资应当接近19美元每小时,而不是7.25美元。在获得最低工资的工人中,一半以上是妇女,其中许多人的大部分收入来源是小费,因为政府允许餐馆支付令人震惊的2.13美元/小时最低工资。大多数美国人都支持提高最低工资,有7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也表示赞成;希望硅谷的那些全民基本收入倡导者们也能如此。

最后,美国应该开始为那些因自动化而丢失工作或扣减工资的工人研究制定一个包含经济状况调查的收入补贴计划。为此,以收入为基础的所得税应该被慷慨的负所得税所取代,这是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几十年前提出的一个想法——当时机器人还只是科幻小说里的玩意儿。

与全民基本收入不一样的是,负所得税会催生强大的工作激励,可以提升数百万低工资劳动者的实际收入。其中许多是“护理”和其他“个人服务类”工作,这些工作预计将是未来十年增长最快的职业之一,而机器人也不可能“消灭”它们。

正如泰迪·罗斯福所说,“生活所能提供的最好奖励就是有机会在一份有意义的工作中努力奋斗。”今天的政策重点应该是那些支付足量工资的有价值工作,而不是针对后工作时代的不切实际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