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桶、蒲式耳和债券

坎布里奇——碳氢化合物、原材料和农业商品的价格真称得上是大起大落。商品价格总是比制成品和服务价格波动更大,但过去五年的商品市场波动性之巨颇为反常,可谓前所未有。

专门从事原油、铜、铁矿石、小麦、咖啡和其他商品出口的国家获得了繁荣,但它们经不起折腾。美元商品价格随时随地都可能因新衰退到来、美国真实利率上升、气候波动和随机部门因素而崩溃。

有着未了结美元或其他外币债务的国家尤其脆弱。如果它们的出口收入相对于债务维持成本发生崩溃,结果将是重演1982年的拉美悲剧或1997—1998年的亚洲和俄罗斯货币危机。

20世纪90年代以来,许多发展中国家在将美元债务转换为外国直接投资和其他形式的资本流入或削减总债务方面取得了相当的进展。但一些商品出口国仍在寻求不会让它们陷入过度风险的借款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