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吉米·卡特·奥巴马

巴黎—“教皇有几个分身?”在被告知当心梵蒂冈时,斯大林讽刺道。如今这一幕有了现实政治版,俄罗斯总理普京最近愉快地将教皇方济各视为共同反对美国军事干预叙利亚的盟友。普京摆出充当国际法最后支柱的姿态,给美国——特别是总统奥巴马——上了一堂伦理课。

9月14日,美国和俄罗斯在日内瓦签订协议,将叙利亚化学武器问题置于国际控制之下,俄罗斯凭此重回国际舞台——这一回决不是仅仅作为反角。普京有可能像奥巴马那样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吗?促成该协议的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已经可以进入俄罗斯外交名人堂、与卡尔·内斯尔罗德(Karl NEsselrode,1814—1815年维也纳会议和1856年巴黎和会俄国全权公使)平起平坐了吗?

当然,俄罗斯外交最近表现极为出色,但这并不是全由其自身优点带来的。要不是美国外交政策昏招频出(这是拜奥巴马的犹豫不决和美国人民不愿再牵涉任何军事行动所赐)、欧洲陷入了深度分裂,俄罗斯外交官原本也取得不了多少成就。

是的,俄罗斯正在从苏联解体后的耻辱中重新崛起。继承了决定其国民性的帝国传统的俄罗斯正在重新树立其在中东的地位和作用,堪与帝俄时代和斯大林时代相媲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