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孟加拉国走上塔利班之路

孟加拉国正在被带向一个已经吞噬了塔利班统治下的阿富汗的黑洞吗?当官方和原教旨主义力量毫无顾忌地发挥作用,当当地警察、孟加拉国民族主义党(BNP)和当地政权公开对此表示支持之时,恐惧正在不断加剧。

多年来,孟加拉国一直是伊斯兰世界的一个例外,用一种和平的、世俗主义的民主方式追求着独立事业。从传统来看,在Bengali Sufi神秘的宗义教导下,大部分穆斯林人与其他宗教信仰者和平相处,并且孟加拉国在妇女教育和妇女人权方面拥有良好纪录。然而最近, 穆斯林原教旨主义却因诸如“al-Badr”和“Razaker”等曾在1971年内战中支持过残害平民暴行的民兵组织而蒙羞。

当2001年孟加拉国总理卡莉达·齐亚(Begum Khaleda Zia)——遇刺的军事铁腕人物齐亚将军的遗孀,用“阿拉的主权”取代了宪法中的宗教和世俗分离的世俗主义,那个改变由此开端。在这种改变的驱使下,BNP的下级联盟伙伴、与民兵组织有一定关系并一直与巴基斯坦保持亲密关系的伊斯兰大会党(Jamaat-e-Islami),一直呼吁强制实行Sharia(伊斯兰法律)。

BNP似乎将宗教极端主义看作一个打破反对党——受到世俗主义的城市中产阶级大力支持的孟加拉国人民联盟(Awami League)权力的武器。同样地,在沙特和海湾国家的资助下,madrassas(伊斯兰学校)数量的大幅增长是为改变孟加拉国宗教忍让文化的明确行动的一部分。现在madrassas总数已经高达约64,000所,并在激发过塔利班的同一个原教旨Deobandi伊斯兰教下运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