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改造孟加拉国的制衣业

吉隆坡——四年前,孟加拉国拉纳广场制衣企业的致命灾难掀起了全球制衣业雇用黑幕。我们曾经期望这次造成超过1,100名工人死亡的制衣史上最致命的事故悲剧能在真正意义上变革这个长期野蛮生长的行业。不幸的是,我们的研究表明,真实情况恰恰相反。

媒体报道凸显了孟加拉国制衣业持续的犯罪行为,特别是持续依赖童工的现象。2014年,英国时事新闻计划曝光发现证据,证明年仅十三岁的儿童在(非常恶劣的工作条件下)为给英国零售商生产服装而在工厂里工作。CBS新闻的另一则秘密报道采访了一位年仅十二岁的女孩,她用一张伪造的年龄证书得到了一份制衣厂的工作。澳大利亚妇女周刊的记者发现十岁大的女孩为顶级澳大利亚品牌缝制衣物

尽管媒体报道令人不安,但它们并没有反应整体状况。工厂总共雇用了多少未成年和青少年少女?更重要的是,是否应当完全禁止她们参与这样的工作?

进厂工作有年龄限制,但多数员工不会在工作场合透露她们的实际年龄。事实上,记者在报道侵权行为时往往掩盖她们的身份。我们改变了制衣业未成年员工比例的评估方法,并以此来确定制衣业对孟加拉国的社会价值。

作为最近全国人口普查的一部分,我们搜集了成衣厂集中率最高的孟加拉国三个工业区数千名母亲和女童的数据(尤其是那些位于Ashulia、Gazipur和Narayanganj这三个出口加工区以外的成衣厂的数据)。该国大部分女性制衣工人都集中在上述区域。为了比较,我们还在58个城市区域进行了采访,这些区域都没有开设制衣企业。

在研究中,我们确认调查区内有3,367名女性和女童承认她们受雇于制衣业。在她们当中,3%的人年龄在10到13岁之间,11%的人为14到17岁。在十八岁以下从事任何工作的861名少女当中,28%的人表示他们受雇于服装企业。

基于上述证据,孟加拉国制衣厂雇用童工(尤其是年轻女童)的现象似乎比最耸人听闻的媒体所报道的更加严重。但对我们来说,真正的问题在于是否应当彻底禁止或改革这种现象。

依赖廉价劳工的全球品牌已经承诺禁止这种现象。1992年,约10%的制衣业员工年龄在 十四岁以下。第二年,在美国实行童工抑制法案——也就是所谓禁止美国进口童工生产产品的“哈金法案”后——约有 50,000 名未成年工人被赶出工厂。此外,孟加拉国服装制造和出口协会已经承诺要逐步淘汰使用童工的陋习,并让孩子们重返学校——女性入学率在制衣业雇佣率高的地区尤其低——禁止雇用的目的是维护2010年禁止雇用十四岁以下童工的一项法律

显而易见,我们的数据表明制衣业并没有兑现它们的承诺(虽然孟加拉国政府声称服装加工企业目前“不存在雇用童工”的现象)。

但那对孟加拉国未成年女性员工来说也许并不完全是坏现象。由于拉纳广场灾后制衣企业所面临的压力,该行业最低工资提高了77%,达到每月68美元。这导致年轻少女在该行业从事有报酬劳动更具吸引力,而尽管十分矛盾,但这却具备一定的社会效益。

在孟加拉国工作的少女主要来自贫困家庭。即使在成衣制造区,相对富裕的家庭也很少将她们的女儿送去工厂工作。尽管近期的举措降低了女童上学的成本(通过发放现金补助和取消学费),但许多少女仍然从中学退学,即使她们找不到能赚取工资的工作。这种情况往往造成女孩只剩下婚姻一个选择。而且在一个很少执行最低结婚年龄规定的国家,赚取工资是避免过早结婚的最佳方式。

在这样的情况下,因为许多少女必须在工厂工作和嫁人之间作出选择,禁止工厂雇用十八岁以下少女带来的坏处可能多于好处。为帮助少女避免这种选择,并减少制衣厂雇用未成年人和少女,需要更加强调农村地区的减贫工作。

孟加拉国服装业预计将在未来二十年内翻两番,并吸引成百上千万成年和青年女性员工到工厂工作。根据我们的估算,这些新员工的1/10将在10到17岁。

世界各地的消费者拒绝接受童工生产的服装,这是值得赞扬的举动。十八岁以下儿童应当在学校学习重要的生存技能,而不是在艰苦的条件下长时间工作。但2013年拉纳广场悲剧的教训比多数国际媒体所总结的更加复杂。服装行业的确需要改革;但在目前情况下,如果不想让女性和少女更多无谓的受苦,承诺彻底禁止童工可能不是正确的选择。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