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rment workers in Bangladesh Jonathan Saruk/Getty Images

赋权孟加拉国纺织女工

达卡—四十年来,纺织业让孟加拉国经济变得强大,比其他任何行业提供的工作岗位都要多。女性尤其从这一就业繁荣中获益。如今,纺织业纺织业四百万工人中一大半是女性

但尽管纺织贸易让女性荷包渐鼓,也挑战了家长式社会的发展,但经济赋权并未大大改善性别平等和女性福利。相反,孟加拉国最大产业的女工人们面临着两方面的危险:家庭职场。

关于纺织业的剥削的文章不可胜数,但很少有勾勒该行业女性所受到的健康和安全的影响的数据。我们的组织icddr,b(国际痢疾疾病研究孟加拉国中心)致力于改变这一状况。在一系列最新研究中,我们探索了制衣女工所面临的她们永远承受不起的健康和福利问题——包括生理上和心理上。

我们所交谈的女性大多都有惊人类似的故事。大部分人都结婚了或结过婚,教育程度很低,从孟加拉国赤贫之家来到城市工作供养家庭。大部分受访者说每天都要工作至少十小时,没有休息天。许多人需要超时间工作才能完成每小时100件衬衣的每日生产定额。取决于她们的职位,她们的工作需要在整个过程中保持站立(如果是质检员)、坐下(如果是机器操作员)或来回走动(如果是车间帮工)。

但让我们的研究变得独特的是我们收集到关于她们工作后会发生什么的信息。这方面的数据更加令人震惊。

首先,大部分已婚女工的工作日并不因为下班而结束。回到家后,她们还要做饭、搞卫生、干其他家务——下班后额外的工作让她们筋疲力尽,很容易生病。孕妇尤其容易因为残酷的工作日程而受到严重的健康问题,比如高血压。但大部分妇女因为需要收入而继续从事工作、尽量隐瞒自己怀孕的状况,害怕工头会因为发现她们怀孕而辞退她们。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这也造成了心理问题。来自农村的职业母亲纷纷表示因为常常需要把孩子留在村里而感到很有负罪感、焦虑和压力,而她们之所以要撇下孩子,原因在于承担不起在达卡养孩子的时间和费用。

五分之二的女工表现出自杀倾向。但我们所研究的工厂医疗体系并不将心理疾病视为严重问题。事实上,大部分工厂不为全体员工提供任何心理健康服务。结果,大部分妇女的苦无人知晓。

最后,我们的研究发现在纺织业就业和针对女性的暴力(生理、心理和性暴力)之间存在令人不安的相关性。高达43%的受访者说她们在过去的一年中被配偶性侵。根据这个数字做一个合理的推断,这种形式的暴力的全国平均水平为13%。我们没有数据做出关于为何虐待率在纺织贸易中如此之高的结论性评估,但数据与流行的观点一致:该领域妇女与性工作和乱交有一定联系。

毫无疑问,孟加拉国妇女通过参与纺织业赢得了一定程度的自主和财务独立。但我们的数据表明,这些进步是有代价的。尽管活动价和行业内部人士认识到针对女工人的态度和虐待行为必须改变,但目前尚未形成关于如何推进的共识。

我们认为应该从现在开始改变,一个很好的起点是促使跨国公司将性别平等作为工作重点。许多依靠孟加拉国工厂的全球品牌已经在办公室中推动性别平等。它们还应该在生产端做同样的事情,生产端的管理岗位几乎全部被男性垄断,这一不平等现象加剧了社会其他方面的性别失衡。

但也许最重要的变化是要让男性参与到性别对话中来。在一些非洲国家,性别敏感化(gender-sensitization)项目减少了针对女性的歧视和暴力。比如,一项西非计划让夫妻们一起参加调解“对话会”,以改善女性在财务决策中的作用。要在孟加拉国也实现类似的进步,必须进行深远的政策和计划改革。纺织业和全体男性必须致力于女性赋权目标。

孟加拉国妇女用近40年的工作助推孟加拉国最重要的产业。但此时此刻,她们付出的生理和心理代价过于高昂。

Help make our reporting on global health and development issues stronger by answering a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http://prosyn.org/qDtx9we/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