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结束了,婴儿潮一代

慕尼黑——卡洛斯·巴兰托斯三世出生于1964年12月31日晚6:45分檀香山西北几英里处。今年他即将年届五旬,很可能是美国“婴儿潮”一代最晚年届半百者。即使有人可能认为他们在心智上还没有完全成熟,但曾经被人视为活力、狂热甚至令人恼火的青年一代代名词的这代人已即将正式步入“老年”行列。但这究竟有什么意义?

“婴儿潮一代”特指二战后生长在美国的一代人,但同期生长在欧洲、加拿大、澳大利亚和其他地方的人同样也属于婴儿潮一代。战后经济快速发展和出生率大幅飙升是这个时代的特征。从1945到1964年这19年间出生的人组成了这个世界上最为庞大、繁荣、受过良好教育、并且按照某些人的说法,最被溺爱和放纵的一代。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从性、毒品、摇滚、民权运动到互联网和房地产泡沫,无论好坏,婴儿潮一代奠定了现代社会的基础。现在入主白宫的就是婴儿潮一代相对年轻的成员,而唐宁街、爱丽舍宫和德国总理府同样也是这代人入主。婴儿潮一代仍将影响我们未来的道路。

但同是婴儿潮一代也有着显著的不同。早期成员——从凯瑟琳·凯西-克希林开始,她在1946年新年午夜钟声后一秒落地使她成为了不大不小的名人——嬉皮文化、披头士和鲍勃·迪伦的音乐以及越南战争构成了她的成长环境。

相比之下,巴兰托斯和1964年出生的婴儿潮一代喜欢玩电子游戏、听迪斯科音乐——或者如果他们的口味与巴兰托斯相近,他们更崇尚加里·穆尔、瘦林奇和范海伦的重口味。事实上,与父亲一道开吉他店的巴兰托斯并不认可自己是婴儿潮的一员;他感觉自己与之后的“X一代”更有相似之处。

但巴兰托斯与像克希林这样的婴儿潮一代还不止是兴趣上的不同。虽然较早出生的婴儿潮一代已经在舒适地享受退休生活,享受医疗保险、社会保障和免税退休账户支付,但巴兰托斯仍然正当盛年——并且很不放心自己的退休生活。

与2013年仅有13%相比,到2031年巴兰托斯和婴儿潮一代余下的成员退休时,超过20%的美国人口都将达到65岁以上。因此老年抚养比(65岁或以上人口与劳动年龄人口之比)势必从1:5升至1:3。国家养老基金和医疗保健系统所受的压力将因此大幅增加。

正如巴兰托斯所说,“我们不像我父亲那代,工作一段时间、存点钱之后就停止工作。”相反,他解释说,“我们只是竭尽所能...一直向前走。”

但这并不是说巴兰托斯愿意和父亲易地而处。“我觉得自己比之前几代人都要幸运,”他说。“即便与同代当中的年长者相比,我都不必拼命去争取自由。我不必去越南打仗。前辈的辛勤工作让我能在某种程度上分享他们的成果。”

各国对战后婴儿潮一代的定义各不相同。巴兰托斯据称是夏威夷岛最后出生的婴儿潮成员,位于美国最西端的夏威夷岛比同时区的太平洋沿岸晚两个小时。但这也意味着他的生活与大陆同龄人相比有许多不同。“食物、语言、天气——夏威夷都与美国其他地方有很大差异。”巴兰托斯说,“第一次离开夏威夷时我年仅25岁。我到马里兰州拜访一位朋友,本来只打算待两星期,结果却因为太喜欢那里而待了五年之久。”

如果有钱,巴兰托斯称自己可能变成一只“雪鸟”——在美国本土避暑,而后到夏威夷过冬。“有些想和家人一起做的事在这儿根本做不了,比方说参观博物馆、游乐园,或观看大型体育赛事。”可永远离开这里他也做不到——故乡有太多东西令人无法割舍。“我爱这里的人、爱这里的文化——这里的一切都让我魂牵梦绕。”

当巴兰托斯和家人涌向海滩与邻居们共庆新年前夜之际,他根本不会想到自己有多大。“我没时间担心这些!”他说。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他如何看待自己是一代人中的最后一个?“我不清楚是不是婴儿潮最后出生的成员,”巴兰托斯沉吟道。“如果1964年12月31日 6:45分后夏威夷还有人出生,那我就不是最后一个。不过, 如果这意味着我能交到新朋友,跟他们聊天,那当然没有什么不好。”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