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 Merkel gestures towards an interactive robot John Macdougall/Getty Images

机器所引发的愤怒?

伯克利——遍布整个世界,智能机器正在改变我们生产、工作、学习和生活的方式。我们经济的几乎方方面面都将发生彻底的变革。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大型物流企业和个人司机正在利用新技术来优化路线规划。像宝马和特斯拉这样的企业已经发布了汽车自动驾驶功能,人类是在精密机器人的协助下实现这一目标的。美联社正在利用人工智能协助撰写新闻报道。人们正在使用3D打印机生产用于更换的零部件——无论是用在机器还是人类身上。美国电话电报公司与优达学城合作,正在提供数据分析领域的在线“纳米学位”。无人机正在将卫生用品运送到贫困国家的边远地区。

这些奇妙的新技术可以提高生产率、提升效率,同时也可以使生产活动更加安全、方便和灵活。但它们也引发了新技术对岗位、技能和薪酬影响的担忧最近牛津大学卡尔·佛雷和迈克尔·奥斯本以及麦肯锡全球研究院(MGI)所发布的另一项研究成果加深了人们的恐惧,这两项研究发现发达和发展中国家大量的就业机会在技术上均可通过自动化来完成。但历史和经济理论表明人们对技术失业问题(这个词由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在近一个世纪前发明)的焦虑是没有道理的。

未来其实与过去一样,技术变革很可能会促进生产率提高和收入增长,同时拉动对劳动力的需求。再加上价格的下降和质量的提升,对商品和服务的需求也将是上升的。许多新技术创造的工作今天甚至无法想象,就像一个世纪前,很少有人能够预料到汽车的普及会催生免停车外卖餐厅和路边汽车旅馆一样。

一份新的麦肯锡全球研究报告发现在自动化发展速度和广度相对温和的情况下,从现在起到2030年,全球大约15%的劳动力(约4亿人)可能会失去工作。如果自动化速度加快可能导致更多人失去工作。

好消息是由于预计商品和服务需求增加——背后的推动力量主要是收入增加、老龄化人口的卫生保健需求增加以及在基础设施、能源效率和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投资——很可能会创造出足够数量的新工作以弥补原有工作岗位的损失。但新工作却与被自动化所取代的旧工作差异巨大,从而将痛苦的转型成本强加在工人、企业和社团身上。

根据自动化的速度,到2030年,共有7,500万-3亿7,500万劳动者,也就是3~14%的全球劳动人口需要完成职业类别转型。在可能更快实现自动化的美国和其他发达经济体,9~32%的劳动者可能需要转换职业类别和与之相适应的技能。

在这些国家,生产及办公室支持等领域主要的职业岗位,以及需要高中及以下学历就能胜任的岗位很可能会逐步下降,而像医疗保健服务、教育、建筑和管理等职业类别的工作岗位,以及需要大学或高等学历才能胜任的工作岗位,将会逐渐增加。

一份近期调查结果显示,绝大多数美国人担心自动化会加剧收入不平等。他们的担忧似乎是有道理的。随着许多中等薪酬职业让位于自动化,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很可能会继续上演收入两极分化的状况。如果因自动化而被取代的工人无法很快找到新工作,那么摩擦性失业将会上升,从而对工资产生下行压力。

那么,我们应采取哪些措施来加速及缓解自动化所带来的职业转型呢?首先,保持充分就业和总需求的财政和货币政策至关重要。促进基础设施、住房建设、替代能源和儿童及老人看护服务的投资可以加强经济竞争力及促进包容性增长,同时还可以在自动化可能拓展、而非替代的职业领域创造数以百万计的就业机会。

还有一项对策应当是对劳动者培训计划的大幅拓展和重新设计。在过去20年中,绝大多数经合组织国家政府的技能培训和劳动力市场调整支出均呈下降趋势。伴随上述趋势的还有美国企业培训支出的大幅下降。

我们必须扭转这样的趋势。终身学习需要成为现实。随着机器接管某些工作,人类的工作岗位会发生改变,而人类活动则会需要截然不同的技术。麦肯锡全球研究院的分析表明高级认知能力——如逻辑推理、强大的沟通技巧以及社交和情感技巧——将在重要性上大幅提升,而机器则将逐步取代当今工作场所随处可见的常规能力,包括数据搜集和处理等认知类工作。

对已有子女、抵押贷款和其他财务责任的中年劳动者来说,必须接受以周或月、而非年计的培训,同时接受上述培训的资金支持也是不可或缺的。不能像我们所习惯的那样让人们自费攻读两年学位。

相反,纳米学位和可拓展证书可能越来越重要。德国式的学徒制结合课堂作业和实际操作,可以让参与者在拿工资的同时不断学习,即使对中年失业的劳动者而言也可以成为重要的出路。美国电话电报公司(本文一名作者为该公司董事会成员)、星巴克和其他企业所展现的企业与教育机构之间的合作可以为工人提供所需的强化新技术。

鼓励更多企业(尤其是中小型企业)对劳动力培训投资的税收和其他激励机制可能是必须的。政府也需要提供全面和方便的医疗、育儿和退休保障等社会福利,以及为劳动者提供转型支持,协助他们更换岗位、职业和雇主。由私营部门运营并由企业工资税出资的瑞典职业安全委员会为失业工人提供全套的收入支持、培训、指导和社会工作人员评估等服务。

像此前的技术一样,今天的自动化有望实现重大的生产力提升,从而使个人、团体和社会受益。但对数以百万计的劳动者而言,通往自动化未来之路可能是艰苦而漫长的。我们应当做出政策和投资选择,缓解转型期所带来的痛苦,降低转型成本,并确保收入的增长部分在各团体间得到公平分配。

翻译:Xu Binbin

http://prosyn.org/fXuu1WD/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