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stralia Storm Tim Donnelly/Flickr

在气候避弹坑中没有不可知论者

悉尼——最近在从洛杉矶到悉尼的一次14个半小时的飞行中,我抽时间拜读了专栏作家查尔斯·克劳萨默的散文集《最重要的事》。看完后令人不安的情绪挥之不去。

多年来我一直很喜欢克劳萨默的著作,但我在他的著作中觉察到一种令人不安的情绪:他以气候变化的“不可知论者”来形容自己。他“凭直觉认为向空气中排放大量二氧化碳肯定不是好事,”但同时他又“同样相信那些认为自己确切知道结果的人是在胡言乱语。”

最令我感到难堪的词是“不可知”——这不仅因为克劳萨默是一位训练有素的科学家,也因为澳大利亚前总理约翰·霍华德在2013年末的伦敦面对一群气候变化否定者讲话时也反复使用过这个词。霍华德告诉聚在一起的怀疑者,“这类辩论的部分问题是某些狂热的参与者已经把这项事业变成了宗教的代名词。”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cKdSkXF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