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紧缩传染病

纽约—在今年春天的IMF/世界银行华盛顿会议上,IMF口风一变,敦促欧洲国家放松紧缩政策并专注于投资。但是,在这两个多边机构内部,人们在大谈双重标准。

事实上,大部分国家在削减公共支出——在IMF的支持下。因此,尽管北方国家开始质疑紧缩药方,南方国家(包括南欧国家)正在日渐采取财政调整措施。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据IMF的预测,有119个国家2013年缩减了预算(相对GDP),其中四分之三是发展中国家(包括21个低收入国家和68个中等收入国家)。财政整合影响了约80%的发展中国家人民,到2015年,其影响面预计还会稳步扩大。在此期间,收缩幅度将相当大,发展中国家大约四分之一将把支出削减至危机前水平。

2010年以来发布的314个IMF国家政策讨论观点报告——部分反映了全球转向紧缩的全面更新情况——表明,许多调整措施主要在发展中国家普遍实行,而发展中国家的人民特别容易受紧缩的经济和社会后果影响。

最普遍的调整措施是削减补贴,有78个发展中国家政府在考虑该措施。对这一主题的审议——事实上,有55个发展中国家是如此——伴随着定向社会保障网的需要,以抵消最贫困人民食品、能源和交通成本的提高。

但发展和实施社会保障需要时间,而政府似乎不愿意等待。如今,食品援助需求特别迫切,一些政府却取消了食品补贴,另一些国家削减了对种子、肥料和杀虫剂等农业投入品的补贴,妨碍了地方粮食生产。

类似地,公共部门工资削减和封顶——目前有75个发展中国家实施该措施——有可能破坏人民得到的服务,特别是在贫困农村地区,在这些地区,一名教师或护士的去留决定着儿童是否能获得教育和卫生服务。22个发展中国家的决策者考虑进行卫生改革,47个发展中国家在讨论退休金改革,这使得这一问题更加迫切了。

在收入端,63个发展中国家在考虑提高增值税等消费税。但对基本食品和住房项目征税会对可支配收入早已捉襟见肘的低收入家庭造成不相称的冲击,加剧已有的不平等性。

发展中国家领导人不应该削减支出,而应该专注于为人民提供体面工作机会和改善生活水平。他们必须认识到,紧缩无助于他们实现发展目标。相反,支出削减会伤害最脆弱的人民,拉大贫富差距,增加社会和政治不稳定。

事实上,国内动荡已经在发展中世界愈演愈烈。从阿拉伯之春到近几年在亚洲、非洲和中东发生的暴力食品动乱,民众正在对普遍失业、食品价格高企和生活条件恶化的累积效应产生反弹。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我们的时代并不注定是紧缩的时代;政府,即使是最贫困国家的政府,也可以选择打造能引起社会反响的经济复苏。这些选择包括(但不限于)债务重组、增加税收的累进性(对象可以是个人所得、物业和公司,包括金融部门)以及减少逃税、遏制避税场所和违法金融流。

说到底,降薪、减少公共服务和降低家庭收入阻碍人类发展,威胁政治稳定,抑制需求,推迟复苏。决策者不应该继续坚持弊大于利的政策,而应该考虑新方法——能真正有助于国家社会和经济进步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