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pchan7_BRENDAN SMIALOWSKIPOOLAFP via Getty Images_biden macron cropped BRENDAN SMIALOWSKI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后阿富汗时代,跨大西洋同盟何去何从

法兰克福/华盛顿—美国总统拜登入主白宫后,跨大西洋关系迅速回暖。然而,塔利班迅速接管阿富汗,外国人和处境危险的阿富汗人仓皇撤离混乱不堪,气氛又一度恶化。德国联邦选举将于9月26日举行,欧洲对拜登的阿富汗撤军决定感到忧虑,现在正是考量跨大西洋同盟的恰当时机。

地缘政治的四个根本变化正重塑跨大西洋关系。首先,尽管跨大西洋纽带得以在特朗普执政期间幸存,但他的执政(他还差点成功连任)加上同样影响欧洲的狭隘民粹主义,暴露了自由民主在其历史堡垒中的脆弱性。正是这种内部威胁,而非中国、俄罗斯或暴力极端主义,将可能给如今的跨大西洋共同体构成最大威胁。

第二,虽然拜登的当选重振了大西洋主义,但美国国际主义的国内基础却大大削弱了。北约盟国认为,美国从阿富汗撤军过于仓促,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迹象,表明拜登针对中产阶级的外交政策意味着美国将重点放在国内,并继续削减在更大中东地区的开支。此外,美国对中国的战略关注可能意味着美国将减少对欧洲的关注和资源,并暗示欧洲将需要采取更多措施来保障自身安全。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qaZ9qFo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