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摩洛哥选择

拉巴特—阿拉伯之春爆发已经三年,民主世界对于如何应对变得更加迷茫了。美国国务卿克里再次启动了美国的中东调停计划,而美国与其最可靠伙伴之间分歧毕露:埃及军方领导人怨恨西方一开始支持穆斯林兄弟会的穆尔西任职总统;沙特阿拉伯担心与美国谈判的伊朗成为更有野心的地区霸权。

在这样的背景下,摩洛哥国王穆罕默德六世召开了高规格会议——圣城委员会(Al Quds Committee)并亲自主持。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与巴以和平进程有关的国家的高级外交官员、伊斯兰合作组织秘书长等人都将参加这次为期两天的峰会。在敏感地区的关键时刻召开的此次峰会将致力于重启谈判以及利用克里重启和平进程的努力。

摩洛哥是地区外交的理想场所。其渐进式改革、经济现代化和社会发展战略让它成为这片暴力和战略敌对地区的一片稳定绿洲——因此也称为欧洲和美国在寻求影响北非和整个中东地区事态发展时的可靠伙伴。事实上,毗邻欧洲让摩洛哥成为非洲的门户,其经济和地缘政治潜力尚未充分发掘。

相反,埃及政府对被取缔的穆斯林兄弟会的镇压助长了无休止的动乱。突尼斯仍没有选出首相领导看守政府,突尼斯总工会(Tunisian General Labor Union)所许诺居中调停的“国民对话”又将被推迟。在革命爆发按年后,这两个国家仍没能起草被广泛接受的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