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水之价值

新加坡/亚特兰大—十九世纪初,拜伦勋爵在《唐璜》(Don Juan)中写道,“不��痛苦怎知甜水之可贵。”近两百年后,人类似乎仍然没有领会水的价值,几十年来无处不在的拙劣水管理和治理就是明证。但未来水危机正日益变得难以忽视——特别是对于已经感受到其影响的人来说。

平心而论,近几年来在水管理方面取得了一些进步。但只是量变性质,远没有达到有效解决问题的节奏。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为了促进快速进步,雀巢、可口可乐、南非米勒(SABMiller)和联合利华等大型跨国公司正致力于改善水供应、质量和可持续性。长期以来,它们一直向投资者强调谁稀缺对生意的影响,更不用说对它们开展经营业务的社区的影响了。它们的成功需要创新性战略颠覆根深蒂固的水相关问题的假设和方法。

比如,一个普遍的观点是世界需要好的水管理,这一观点尽管正确,但过于狭隘。水管理不应该被视为终点——或者单变量问题的单变量解决方案——而应该被视为通往多个终点的途径,包括环境保护和社会经济发展等。

从这一更广泛的观点看来,许多目前所使用的社区水资源管理范式、实践和程序必须做出改变。水资源竞争与粮食和能源等竞争不可分割,因此也不可能独立地解决。多变量问题需要多变量解决方案。

让情况更复杂的是,未来几十年中,由于人口结构变化、人口增加、城市化、国家内部移民、全球化、贸易自由化和发展中世界中产阶级的迅速扩张,这些问题的背景可能发生重大变化。这些变化将伴随着迅速的工业化和科技进步(特别是信息和通信技术),并将改变饮食习惯和消费模式。

因此,水消费模式也将发生重大变化,包括农业、能源和土地使用变化所带来的间接变化。事实上,这些联系在世界很多地区已经显露无疑。比如,在许多亚洲国家——包括印度、中国和巴基斯坦——由于过度开采和能源补贴,地下水水位以值得警惕的速度下降。

印度的问题始于20世纪70年代,当时,各大出资人鼓励政府为农民提供免费的灌溉用电。这一补贴在一开始还能管住,并在旁遮普、哈里亚纳、拉贾斯坦、古吉拉特和马哈拉施特拉等邦实现了提高粮食产量的目标。

但该政策使得农民不再有激励节约用水。他们只要花点钱按一个水泵就万事大吉——他们很乐意这样做,结果是如今水泵数量增加到了2,300万个。

如此挥霍给地下水位造成了严重影响,用于抽水的管井也不得不越打越深。据第三世界水管理中心(Third World Center for Water Management)的数据,印度抽水所需电量在过去十年中增加了一倍——有些地区甚至增加了两倍,而管井深度从10—15米延伸到200—400米。深度的增加让每次抽水所需电量增加3—4倍。

在这一背景下,各邦水部门主管根本无从让地下水灌溉保持可持续状态。电力补贴的无节制增长让能源部门倍感压力,也使得实施有效政策阻止过度抽水难上加难。

水部门必须对能源和其他部门的发展做出反应,它们彼此之间尽管联系密切,控制力却极为有限。有效协调多部门政策难于上青天。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这听起来令人沮丧,但现实中这些挑战是可以克服的——如果我们的领导人下决心处理好的话。我们已经拥有了需要的技术、知识、专家甚至资金。只要有强大的政治意愿、来自知情公众的持续的压力和水务专业人士和机构以“能做”态度追求跨部门合作,世界水管理问题就能得到有效解决。

但我们必须马上行动起来。时间不等人,水也不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