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亚洲随波逐流

新德里——2012年在中国对东海和南海的恼人的主权要求中开始,但同时也存在着在东盟斡旋下达成行为准则,和平解决分歧的希望。现在2012年已将近年尾,但希望却已成泡影,东盟国家也比以往更加四分五裂。其实,极少数东盟成员国现在似乎迫不及待地要在中国面前交出自己的国家利益和东盟利益。

中国在提出领土要求时不断增强的自信造成以防御为核心的自民党在日本取得压倒性胜利,同时也导致保守的朴槿惠当选韩国有史以来第一任女总统。在地区紧张局势加剧的大背景下,奥巴马总统重新当选后不久就展开了对东南亚国家的访问。

2012年1月奥巴马宣布美国战略“支点”向亚洲转移,以及从澳大利亚到印尼再到印度的一系列旋风式活动突显出贯穿全年的美国安全外交政策。同样在日本,由中国自信所引发的忧虑变得如此强大,以致在三年前执政期间曾对美日同盟表现出相当大敌意的日本政府在面对中国对尖阁群岛(钓鱼岛)的主权要求时也开始四处宣扬同盟的共同防御承诺。

促成这一外交政策的安全担忧引发了广泛的联盟,参与的不仅有区域民主国家,还有同样卷入以海上石油勘探为核心的对华领土争端的越南等国。就连一向对深化与美国安全关系持谨慎态度的印度现在也已接受地区双边防御的理念——结盟对象不仅包括美国,也包括东亚国家和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