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亚洲人在非洲留下的足迹

剑桥——看看当今社会,资本主义——在那些“救助经济”横行的日子里——正在无情地改变着非洲。如今,来自中国和印度的救助和那些传统的老牌资本主义国家比较起来,究竟又有什么区别呢?

黛非·舍蒂,这位来自班加罗的著名心脏外科手术专家,通过他医院的Narayana计划给印度大众带来医疗拯救计划。我目睹了他早期在印度农村通过远程医疗救助边远地区,特别是在印度的卡纳塔克邦和孟加拉邦。去年我访问过他一次,在那里,我看到墙上挂着卡纳塔克邦的大幅地图。上面用彩色图标插着彩旗,表明着他的医疗已经覆盖了遍及边远地区的卡纳塔克邦大部分的范围。在另一张世界地图上,东非和南亚上的广大农村地区也标上了记号,说明了服务的范围已经向着全球化扩张。

所有的一切来源于精湛的技术——技术上和社会学上的——通过卫星的联结,利用远程通讯技术将专业的医疗服务提供出来。舍蒂团队已经在非洲14个国家的医院,通过远程医疗成功提供丰富多彩的长期的医疗教育。以上的计划是印度总统阿卜杜尔•卡拉姆博士雄心勃勃的与非洲e-Network计划中的一部分,目的是将印度的第三代医疗技术提供给非洲53个首都的医院。

舍蒂是一个医生和开拓者,同时他也是一个企业家。他的目标是给世界上贫瘠的土地带来低成本高效能,最尖端的科技医疗服务。他把他的计划大胆的称为全球范围的“沃尔玛式”的医疗——满足全球范围,特别是在非洲地区的极端匮乏医疗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