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世袭的亚洲

新加坡——从文化对政治影响的角度,东北亚近期频繁的领导层更迭表明亚洲社会即使不支持、也更能容忍世袭继承。最近当选的韩国总统朴槿惠是朴正熙之女,朴正熙在1961至1979年间曾在韩国执政。中国的新任主席习近平是前副总理习仲勋之子。而日本新任首相安倍晋三则是两任前日本首相的孙子和侄孙。金正恩分别是朝鲜两位前任元首的子和孙。

这种模式并不是东北亚的专利。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是前总统科拉松·阿基诺之子。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总理纳吉布·阿卜杜勒·拉扎克和李显龙的父亲都曾担任过总理一职。印度的拉胡尔·甘地正伺机而动,准备接过曾祖父贾瓦哈拉尔·尼赫鲁、祖母英迪拉·甘地和父亲拉吉夫·甘地的衣钵。在巴基斯坦,阿西夫·阿里·扎尔达里总统和遭遇暗杀的前总理贝·布托之子,同时也是前总理佐勒菲卡尔·阿里·布托之孙比拉瓦尔·布托·扎尔达里不久前刚刚上演了自己的政治首秀。世袭继承是否已成为整个亚洲地区的标准?

无可否认,显赫的家世使政治候选人有优势战胜对手。但拥有知名亲属显然也不能保证成功。菲律宾前总统格洛丽亚·马卡帕加尔·阿罗约一波三折的经历就是最好的证据。她的父亲是一位受人尊敬的总统,但她却很可能作为该国最腐败的总统之一而留名青史。

关键问题是执政时领导者的态度。如果上任时自诩为前任领导人的后裔,那么他们的执政生涯就很可能像阿罗约那样以失败而告终。幸运的是多数东亚领导人在执政时都秉承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来振兴自己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