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d vietnamese woman Godong/UIG via Getty Images

把大部分亚洲老龄化人口利用起来

首尔—亚洲正在迅速变老:到2040年,该地区16%的人口将超过65岁,较2015年7.8%的比例翻一番多。健康寿命预期的增加是一个积极的发展趋势,但这一人口变化为许多已经开始失去自生能力的经济体造成了严重的威胁。

不间断地供应年轻熟练工人是过去三十年来亚洲实现迅速的经济赶超的关键原因。但赶超过程还没有结束,中国和越南等中等收入国家现在面临着人口加速老化的局面。在韩国,工作年龄人口(15—64岁)将在2017—2030年间减少 10%。

在这一背景下,保持劳动力供给的唯一办法——除了移民之外——是让人们在到达传统退休年龄后继续工作。好消息是越来越多的亚洲年长者已经开始工作。据经合组织数据,2016年65—69岁年龄段的韩国工作人口比例高达45%,70—74岁年龄段高达33%。

不幸的是,许多年长工作者从事的工作薪酬很低。而韩国年轻人失业率不断上升的情况表明,年长者可能会夺走年轻同胞的饭碗,而不是和他们一起工作——这严重不利于让更多年长韩国人参与劳动力大军的目的。

一个问题是年轻工作者一般总比年长同胞生产率更高。企业层面的研究表明,各地工人生产率最高的年龄段是30—45岁。因此,年长劳动力比例的提高导致了美国州和全国总体生产率的下降。

这不难理解:出于他们丰富的经验,年长工作者固然可以提供很多贡献,包括沟通和解决问题等重要职场技能,但他们的体能和认知能力一般较差。此外,他们也缺乏信息和通讯技术技能等技术能力,这妨碍了他们适应日新月异的技术的能力,而技术是当今经济的生命线。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在这一背景下,不但要确保所有工作者,不论年轻年长都能找到高质量的工作,还要提高年长工作者的生产率,这一点至关重要——新技术有助于实现这一目标。比如,医学和生物技术的发展有助于阻止工作者体能和认知能力的下降。

与此同时,机器人等技术正在日益取代人力,这意味着人类工作的体能要求降低了。这些技术的潜力在德国、日本和韩国等国家尤其巨大,在这些国家,劳动力正在迅速变老,自动化的部署速度也特别迅速。

但年长者要想在新经济中获得高质量工作岗位,就需要能获得更有效的终身学习计划,让他们能够不断地更新技能,跟上技术变化。这些培训可以在政府的支持下,通过各种渠道实现——包括私人企业和工会。

年长者应该得到鼓励去抓住这些机会,即便这要求他们暂别全职工作(尽管在职培训也是可取的选择)。事实上,在日本和韩国,中年和年长工作者参加在职培训的比例目前要低于其他发达经济体,如美国和芬兰,这意味着存在改进空间。在这方面,政府可以考虑提供教育券,让工作者用来支付支持多重工作的培训,而不是专注于专门的职业或公司相关的技能。

需要获得最新教育和培训计划的不仅仅是年长者。年轻人也需要更好地为迅速变化的工作环境做好准备。低质量的基础教育让学生无法获得继续教育和技能培训的好处。在许多亚洲国家,正式教育系统常常无法产生满足劳动力市场所需要的认知能力和技术能力的毕业生。

要满足这些需求,各层次教育和培训需要为学生提供“明天的技能”。在人工智能时代,这必须包括非常规认知和人际能力——解决问题、批判性思考、合作和沟通的能力——许多年纪较长、经验较丰富的工作者已经具备。

人口迅速变老毫无疑问是亚洲长期经济前景的严重威胁。但这也是一个扩大劳动力储备、利用年长工作者现有技能的重要机会。只要采取正确的政策,亚洲国家能够降低人口老龄化的风险,让“银发红利”生产率更高、恢复力更强、活力更甚。

http://prosyn.org/eV88jhi/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