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th Korean foreign dealers at the Korea Exchange Bank  Chung Sung-Jun/Getty Images

亚洲央行应该做好提高利率的准备

首尔—亚洲金融市场正准备迎接2018年金发女郎经济——既不过热,也不过冷,增长强劲,物价稳定。该地区的出口导向型新兴经济体因为全球贸易的复苏而获益,而其中的荦荦大者——中国、日本和印度——则仍然保持着活力。放眼整个亚洲地区,经济增长的加速,加上公司盈利正预期和不断的资本流入,正在推高股价。而通货膨胀仍将受到控制,主要原因是工资和进口品价格增长缓慢。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但仍有很多方面值得担忧。一方面,亚洲市场肯定将面临资本流波动,背后的原因是发达经济体的货币政策。另一方面,庞大的债务可能提升一些亚洲经济体的金融风险,破坏增长前景。亚洲央行是这些风险的不可或缺的管理者。

全球经济危机爆发时,亚洲央行和它们的发达经济体同行一样,都在支持国内增长方面起着领导作用。但是,随着全球经济复苏的起势,是时候开始收紧货币政策了。

主要发发经济体央行已经开始这么做了。欧洲央行、英格兰银行和日本银行正在着手治理不断膨胀的资产负债表并提高利率。但一马当先的还是美联储。

工资和消费物价增长的低迷使通胀一直在低位运行,因此,美联储有可能继续渐进式升息。但如果——可能性相当大——最近由特朗普总统和国会共和党推出的减税政策加快经济和物价增长,令经济产生过热风险,美联储就需要更加积极地升息。

这一广泛的货币紧缩将给亚洲新兴经济体带来深远影响。亚洲新兴经济体高度融入了全球市场,因此对外国资本流国门洞开。特别是,全球流动性条件的变化可能让亚洲金融和外汇市场坐上“过山车”,助长跟随发达经济体升息的压力。

诚然,一些经济学家仍然认为,由于通胀始终低迷,亚洲央行应该保持低利率。他们担心,在许多家庭和企业仍然背负巨额债务的时候,剧烈升息将影响消费和投资,有可能阻碍经济增长。

但真相是巨额债务和风险资产高估是由持续的货币扩张造成的。如果央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坚持不升息,资产泡沫可能会继续发展——不仅仅是股市和房地产市场,还包括(比如)虚拟货币——导致另一场金融危机。

避免这一结果的最好的办法是新兴亚洲经济体以渐进的、可预测的方式升息。这并不意味着亚洲央行应该向外部压力低头。相反,各央行应该的货币正常化节奏应该既能捍卫宏观经济稳定,又不会波及国内经济活动。

好消息是亚洲央行似乎认识到了这一点,并已经开始向紧缩转变,其中,韩国银行一马当先。11月30日,在家庭债务迅速积累、资本配置剧烈扭曲的背景下,韩国银行将利率自创纪录的低位1.25%调高25个基点。

预计马来西亚、台湾、泰国和菲律宾等地的货币当局也将跟进,根据经济装快来决定升息时机。中国也需要通过货币紧缩来回收过度的流动性并降低杠杆。否则,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说,中国将面临“明斯基时刻”,即在过度乐观和债务融资投资的高潮中迎来金融危机。

这一过程的主要潜在障碍是政治:极低利率是一种很容易实施的经济刺激——远比(比如)劳动力、税收和监管改革容易——因此政客会对央行施压延迟升息。但央行必须凭借其好不容易赢得的独立性,抵制这一压力。尽管自全球经济危机以来所采取的积极货币政策引起了一些关于央行独立性的担忧,但巴里·艾肯格林(Barry Eichengreen)指出,为了政治问责而让步等于是“将洗澡水和婴儿一起泼出去”。

抵制政客的压力对于央行官员来说也许并不容易,因为许多经济体(包括中国、印尼、日本、韩国和台湾)的央行行长都将在未来几个月中换任。新的领导者需要带着信心履新,面对大规模不确定性坚定做出决定。

尽管如此,支持低而稳定的通胀并保持金融稳定的责任不应该全部压在央行行长肩上。显然,不能指望他们来推动就业创造和长期产出增长。因此,他们必须与决策者合作,包括财政当局和金融监管当局,来确保正确的货币和财政政策组合和结构性改革。

全球经济危机爆发已经十年,世界经济正在向正常态靠拢——这一状态要求亚洲和西方逐渐收紧货币政策。现在,央行需要满足这一要求,同时还不能扼杀复苏。

http://prosyn.org/QTOeKT9/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