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中的亚洲

纽约--在成为联合国秘书长之前,我一直是一名亚洲外交官。在我担任韩国外长的时候,我和我的政府极力主张与朝鲜缓和关系。当世界上的某些人要求制裁以及惩罚性行动的时候,韩国则推动对话。

对话不仅要求发言,也要求倾听。这意味着坚持原则,但是同时也努力理解另一方,而无论那一方有时看起来有多么的没有理性和不妥协。

这还是我在联合国的风格。我相信外交和接触的力量。我把对话置于辩论或者宣言之上。最主要的,我寻求有所结果。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xHsZxKM/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