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缓和亚洲军备竞赛

曼谷—海牙常设仲裁庭(PCA)就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张做出不利于中国的裁决,该地区各国将因此大舒一口气。但这无法扭转亚洲最令人担忧的趋势之一:值得警惕的地区军备竞赛。

据斯托克霍姆国际和平研究所(Stockholm International Peace Research Institute)目前亚洲的军备开支占世界的近一半,比中东国家总开支多一倍多,更比欧洲多出四倍。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1995年才与美国恢复邦交的越南目前增在考虑允许美国海军使用其金兰海军基地。该基地由美国空军在越南战争期间建设和使用(后来苏联和俄罗斯海军也使用过)。越南还采购了一批俄制潜艇,2011—2015年军备采购开支比此前五年增长八倍。泰国也希望为海军配备潜艇,尽管泰国湾深度很浅并且其在南海并无领土主张。

将仲裁案提交海牙的菲律宾也在加强军力,从韩国采购战斗机并向海军新投资,不仅有美国支持,也有日本支持。菲律宾还恢复了与美国的防务联盟,其态度较1991年将美国海军赶出苏比克湾基地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本着同样的精神,美国第七舰队打着航行自由(FONOP)的旗号开进南海。

最近,日本通过修改战后“和平宪法”影响该地区。目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政府已经重新解释了放弃战争权利的宪法第九条,允许日本参与盟国防务。安倍政府还修订了安全法,允许向地区合作伙伴出口武器技术,以增强它们的防御力量。

所有这些国家都在应对迅速崛起为地区稳定最大威胁的中国。在湄公河上游,中国建设了大坝,使下游的柬埔寨和越南无法获得重要的水资源。在南海,中国建设人工岛并修筑机场跑道和防务设施;此外,中国还通过其新生产、即将大量列装的运输机大秀海军肌肉。

在PCA作出裁定的过程中,中国收买它进行投资的遥远的非洲国家以及东盟中比较容易影响的国家(如文莱、柬埔寨和老挝)支持它。中国的目标是防止东盟成员国一致对中,并削弱国际法在其寻求战略主宰地位的地区的作用。更加令人担忧的是,中国完全无视仲裁程序,继续其在南海的活动,早就宣布不接受任何人为其领土主张无效的裁定。

亚洲军备竞赛是冷战以来规模最大的军备竞赛,在日益不利的国际背景下,这场竞赛还在不断加速。美国陷入了伊斯兰国和其他外部恐怖主义威胁,目前国内又处于总统选战期间。欧洲自英国投票脱离欧盟后陷入混乱,而在此前八年,欧洲经历了增长萎靡、紧缩和漫长的危机。

眼下理应成为亚洲扮演全球领导角色的时刻。悲哀的是,该地区尖锐的地缘政治对峙横亘其中,而这一对峙产生的原因乃是缺乏预防、遏制和解决领土纠纷的机构框架。除非这一安排得以确立,否则冲突风险将不断上升,阻碍近几十年来让十亿亚洲人摆脱贫困的地区经济转型。

建立可行的地区安全框架绝非易事,因为亚洲存在大量难以弥合的地缘政治断层线。其中包括印巴克什米尔僵局,南北朝鲜对峙,中国复杂的两岸关系,中国对日本和印度以及对菲律宾和越南主权领土的主张。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解决这些冲突至少需要一些基本游戏规则,而这些规则只有在多边基础上才能制定和实施,而不是中国所要求的双边方式。比如,东盟正在起草一份治理南海的行动准则;但由于中国的不让步而步履维艰。

如果菲律宾不对海牙仲裁庭的胜利大做文章,并且其他利益相关方略作退步从而让中国有余地认识到其自身侵略的危险,中国领导人也许更有兴趣进行地区协定谈判。否则——亚洲军备竞赛进一步升级——不符合所有人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