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 JONES/AFP/Getty Images

特朗普后的亚洲

新加坡—三方委员会(Trilateral Commission,一个由政治和商界领袖、记者和学者)最近召开了会议,许多人表示担心美国在亚洲领导力的衰落。目前各亚洲国家与中国的贸易额高于美国,且常常高出一倍以上。这一担忧因为特朗普总统最近的关税政策以及蔑视多边机构的言辞而愈加浓烈。在新加坡,人们经常可以听到一个问题:美国的亚洲领导力能活到特朗普下台吗?

Exclusive insights. Every week. For less than $1.

Learn More

历史可以提供一些角度。1972年,尼克松总统在没有发出警告的情况下,单方面对美国盟友征收关税,违反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框架,还发动了不受支持的越南战争。恐怖主义恐慌蔓延,专家们纷纷担心起民主的未来。

第二年,大卫·洛克菲勒(David Rockefeller)和兹比格纽·布热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建立了三方委员会,每年一次开会讨论这一问题。与阴谋论的内容相反,这个委员会没有什么权力;但和其他非正式的“蹊径”外交渠道一样,它使私人公民(private citizens)能够探索管理棘手问题的方法。成果可见于它的出版物和它的网站

在新加坡,对于特朗普后的亚洲没有产生共识。比如,印度和中国成员对于中国“一带一路”基础设施项目的作用持有不同观点。一些亚洲人和美国人对成功解决朝鲜核危机,以及中美开战是否不可避免这一更大的问题意见相左。一些欧洲人不清楚当前的全球不确定性是拜中国崛起还是特朗普上台所赐。

我自己的猜测是——我在会上警告我很有可能是错的——美国能够在特朗普下台后恢复期领导力,如果它能够重温他人一起运用实力和用实力凌驾于他人的教训的话。换句话说,美国需要运用其软实力建立网络和机构,实现与中国、印度、日本、欧洲和其他国家合作应对跨国问题——如货币稳定、气候变化、恐怖主义和网络犯罪,这些问题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单方面解决。这需要克服伴随特朗普上台出现的单边政策和态度。

对中国崛起问题,与当前的悲观论调相反,美国将保持重要的实力优势,即使特朗普连任,这一优势也回比他的八年任期持续得更久。据联合国数据,美国是唯一一个2050年还能为全球人口贡献增量的发达国家。今天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国预计将把这一宝座让给印度。

第二个优势是能源。十年前,美国对进口能源的依赖让人看不到希望。如今,页岩革命将美国从能源进口国变为能源出口国,北美有望在未来十年中实现自给,而中国越来越依赖进口能源。

科技是美国的第三大优势。彰显本世纪实力的科技有生物技术、纳米技术和下一代信息技术(如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大部分专家认为,尽管中国的实力在增强,但美国仍是这些技术的研究、开发和商业化的全球领导者。

此外,美国的第四个优势在研究基础上,即它的高等教育体系。据上海交通大学排名,世界大学前二十强美国占了十六席,没有一所来自中国。

美国有望延续到特朗普时代后的第五个优势是美元的角色。在世界各国政府所持有的外国储备中,只有1.1%是人民币,而有64%是美元。IMF将人民币纳入决定其账户单位特别提款权(SDR)价值的货币篮子,折让许多人认为美元的日子已经进入了倒数。但人民币在国际支付中所占比重此后有所下滑。可信的储备货币要依赖有深度的资本市场、诚实的政府以及法治。所有这些中国在近期未来都不具备。

第六,美国拥有中国所不具备的地理优势。美国被海洋环绕,尽管特朗普采取了错误的破坏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政策,但美国与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关系仍然友好。另一方面,中国与14国相邻,并与其中一些最重要的邻国有领土纠纷,如印度、日本和越南。这限制了中国的软实力。尽管地理给了中国基于陆地、辐射南海的实力,但美国在南海没有领土主张,并在其余95%的世界海洋地带拥有海上支配权。

但最重要的是,美国和中国并非注定要开战。双方对对方都不构成生存威胁。一战爆发时,德国已经在1900年超越了英国,而英国人对德国人图谋的担忧引发了大战。相反,美国和中国有时间管理好彼此之间的诸多冲突,未必会陷入疯狂或恐惧。

美国不但拥有上述实力优势,还与日本和韩国是盟国。不论未来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展开如何对话,特朗普都必须谨防金氏政权削弱这些联盟关系的长期目标。

在新加坡,我引用了李光耀对我曾经问他的问题的回答。我问他中国能否超过美国。他说“不能”,因为中国尽管有14亿人才可资利用,但美国的开放使它能够利用和联合75亿人的才华,比中国的创造力更强。只要这一开放性能保持,美国在亚洲以及其他地区的领导力也很有希望保持。

http://prosyn.org/QZz7STW/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