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东盟50年

新加坡—我们生活在一个麻烦的时代,在大部分地球最繁荣的地区,照样萦绕着悲观情绪。许多人认定国际秩序正在分崩离析。有人担心文明的交锋近在眼前,甚至已经开始了。

但是,在一片黯淡中间,东南亚为人们提供了一丝希望的曙光。该地区近几十年来进步巨大,实现了此前无法想象的和平与繁荣。而这一成功很大程度上要归因于东盟。本月,东盟将迎来成立50周年。

东南亚是全世界最多元化的地区之一。其6.4亿人口中包括2.4亿穆斯林、1.2亿基督徒、1.5亿佛教徒,还有数以百万计的印度教徒、道教徒、儒家和共产主义者。域内人口最多的国家印度尼西亚有2.61亿人,而文莱只有45万人。新加坡人均收入高达每年52,960美元,是老挝(2,353美元)的22.5倍。

这一多样性让东南亚在形成域内合作方面处于严重的劣势。1967年东盟成立时,许多专家认为其维持不了几年。

当时,东南亚是一个既贫穷,又问题重重的地区,英国历史学家费雪(C.A. Fisher)称之为亚洲的巴尔干。越南战争尚未结束,中越战争等着开打。许多人将成立东盟的五个非共产主义国家——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和泰国——视为多米诺骨牌,只要有一个邻国导向共产主义,或陷入内乱,这些国家就会逐个崩溃。

但东盟打破了这些预言,成为全世界第二成功的区域组织,仅次于欧盟。每年,东盟都要举行1,000次会议深化教育、卫生和外交等领域的合作。东盟与中国、日本、印度、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FTA),并成立了一个东盟经济共同体。如今,东盟是世界第七大经济体,有望在2050年跃居第四大经济体。

我在我的新书《东盟奇迹》(The ASEAN Miracle)中指出,多重因素奠定了该地区的成功。首先,反共产主义提供了强大的合作激励。强力领导人,如印尼的苏哈托、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蒂尔、新加坡国父李光耀,让这一组织保持团结。

东盟在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起航的时机也恰到好处,美国、中国和域内成员国的战略利益形成了趋同。但即使在冷战结束后,该地区也没有像巴尔干地区一样爆发冲突。东盟国家保持了合作的习惯,到20世纪70和80年代,合作已成为东南亚的常态。

事实上,东盟此前的共产主义敌人——柬埔寨、老挝和越南都决定加入其中。结束了几十年的孤立的缅甸亦然。东盟接纳缅甸的政策导致了西方的批评,但帮助其奠定了和平结束军事统治的转型。(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西方对叙利亚等国家采取了孤立的政策,这显然无法实现同样的结果。)

诚然,东盟绝非完美。在短期看,它的行动像一只螃蟹——前进两步,后退一步,再横着爬一步。

但东盟的长期成功是不容否认的。其GDP总和从1970年的950亿美元增加到2014年的2.5万亿美元。它也是亚太地区地缘政治的唯一可靠的平台,拥有召集全世界所有大国——从美国和欧盟到中国和俄罗斯——齐聚一堂的独特能力。

东盟国家仍然面临着艰巨挑战。南海领土纠纷制造了深刻的分歧,而美国和中国质检的地缘政治对立的加剧带来了更多的凝聚力威胁。马来西亚和泰国等成员国的国内政局也早日益混乱。

但东盟的历史表明,该地区能够抵御这些风暴。其令人印象深刻的恢复力植根于印尼所引领的协商(musyawarah)和共识(mufakat)文化。试想,如果其他地区组织,如海湾合作委员会、南亚地区合作协会等,如果能够坚守类似的规范,能够尝到多大的甜头。

欧盟曾经是地区合作的金本位。但它似乎陷入了一系列没完没了的危机,经济增长萎靡。此外,英国即将从欧盟中脱离,看起来,寻求其他合作模式才��正途。而东盟尽管存在各种缺陷,可以提供一个有吸引力的榜样。

2012年,欧盟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但东盟的方针也许才代表着未来方向,让其他动乱地区也建立起稳固的合作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