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人工智能时代的就业

华盛顿—如今,紧迫的问题层出不穷。有16亿人生活在赤贫中;大约7.8亿成年人不识字。严峻的问题不仅局限于发展中世界:比如,“绝望的死亡”提高了美国白人男性的死亡率。即使发达经济体实现了增长,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受益。较高收入群体越来越好,而较低收入家庭和少数群体一直落后

一些分析家指出,新式电脑编程将加剧这些发展趋势,算法、机器人和自动驾驶汽车将摧毁中产阶级就业,恶化不平等性。即使这类技术的总称——人工智能,听起来也是来势汹汹。人脑可能是“已知宇宙中最复杂的物体”,但是,作为一个物种,我们并非总具有集体智慧。畅销科幻小说作家早就预测,总有一天我们会发明出毁掉我们的机器。

创造这一反乌托邦未来的技术也许连影子都还没有。但最近在人工智能相关技术领域上的突破确实提供了从交通到教育和缉毒在内的一系列应用中爆发巨大积极进步的潜力。我们的计算能力的提升能够帮助地球和最脆弱的地球公民。

现在,我们可以发现一些对人类观察者来说不那么容易发现的新模式——这已经为我们带来降低能源消费和二氧化碳排放的方法。我们可以增进工厂的效率,减少粮食浪费。更广泛地说,我们可以改进预测结果,使之远远超过常规计算机的能力。在许多活动中,一秒钟的预警就可以起到巨大的作用,甚至拯救生命。

但恐惧依旧:这些改进是否意味着放弃所有就业岗位——或大部分优质就业岗位?事实上,出于三个原因,不会发生就业启示录。

首先是莫拉维茨(Moravec)悖论。汉斯莫拉维茨和其他计算机科学家在20世纪80年代时指出,对我们来说轻而易举的事情,对最先进的人工智能来说也是难于上青天;反之,人工智能常常能够轻松完成我们认为困难的事情。大部分人都能走路、操纵物体、在幼儿期就能理解复杂的语言,从来不必关注完成这些任务需要消耗多少计算量和能量。聪明的机器做起数学计算来要远远胜过人类,但它们无法轻松��站上椅子、开门和转动阀门。也不能踢足球。

其次,今天的算法非常擅长模式识别,如果可以提供大数据集的话——如在YouTube视频中找到目标或识别信用卡诈骗——但它们如果遇到与常规模式不符的非常规环境,或者仅仅因为数据稀缺或有点“噪音”,效率就会大大降低。要处理这样的状况,你需要熟练的人手,利用他的经验、直觉和社会意识。

第三,最新的系统无法解释他们做了什么,或为什么他们建议采取某个行动。在这些“黑箱”中,你无法阅读代码来分析正在发生什么或检查是否存在隐藏的偏误。在可解释性非常重要的情况中——比如在许多医学应用中——你需要决策环中存在训练有素的人。

当然,这只是今天的技术状态——而高企的投资率可能迅速改变可能性。但工作的性质也会改变。今天的就业岗位与50乃至20年前相比已是天壤之别。

并且新计算机算法需要时间充分深入到经济中。数据丰富的行业,如数字媒体和电子商务,也才刚刚开始释放人工智能所创造的能力。可能影响到医疗、教育和建筑等行业就业的狭义人工智能应用的兴起可能需要非常长的时间才能扩散。事实上,这也许来的正是时候——发达经济体人口老龄化意味着未来几十年中劳动力将减少——而个人护理需求将增加。

公共政策讨论将影响到人工智能时代。我们需要机会和竞争,而不是强大的垄断者的成长,这样才能使技术进步不会把大量人民落在身后。这需要改善各种形式教育的普及程度——并且要以低成本乃至零成本推广教育。

随着包括中国在内的发达经济体竞争者大力投资于人工智能,决策者应该加强支持基础研究,确保国家拥有需要的实物和人力资源发明和制造与这一新技术总目标相关的一切。

我们不应该低估人类给自己的社会、环境甚至整个地球带来伤害的能力。也许有朝一日,启示录小说作家将被证明是正确的。但是,在眼下,我们拥有一个让全人类过上更好的生活的强大工具。我们应该明智地使用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