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自大与权威

发自华盛顿特区——最近耳边充斥的都是各大欧美央行主管们对自身在2008~2010年危机中所作所为的评价:“咱们干得不错。”在他们眼里,正是一系列维护金融系统的政府行为协助稳定了整个局势。而美联储的资产收购行为既然已经获得了盈利(并随后上缴了美国国库),那又什么可指摘的呢?

但用这种思维来界定这一事务其实是有问题的:往轻了说,是被一时的错觉遮了耳目;往重了说,这将催生出一种傲慢自大的偏见,最终腐蚀中央银行得以构建其权威的基石——公信力。

事实上,那场危机的真正成本根本无法用任何中央银行的账面盈亏来衡量——也无法用美国财政部问题资产救助计划(Troubled Asset Relief Program)的一系列行动是赚是亏来进行评估。

如果要说真正的成本,那就是仅美国就失去了800万份工作,就业率也从最高峰下跌了6%——这也是与1945年后历次衰退最大的不同之处——如今距离危机爆发已经过去31个月了,失业率依然徘徊在低于最高峰5%的水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