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阿根廷总统马克里:令人失望的首年

发自纽约——阿根廷的经济正在困境中挣扎。去年,全国经济停滞不前,GDP下跌2.3%而通胀率却将近40%。贫穷与不平等现象加剧;失业率上升;而外债却以惊人的速度增长而且没有改善的势头。至少对总统毛里奇奥·马克里(Mauricio Macri)来,他上任这一年的表现真是令人相当沮丧。

无可否认,马克里在2015年12月上任时就面临着艰巨的挑战。在前任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德基什纳(Cristina Fernández de Kirchner)朝令夕改的宏观经济政策之下,国家经济已经落入了不可持续的轨道。这些政策导致的失衡状况削弱了经济竞争力和外汇储备,令国家向着国际收支危机越陷越深。

但是马克里也实施的宏观经济政策手段也有缺陷。他的政府本应在解决财政和外部不平衡问题的同时不去破坏过去十年所取得的社会包容成果。但他自身基于四个关键性支柱政策的做法却未能实现这一点。

首先,麦克里政府废除了汇率管制,并将阿根廷转向浮动货币制度,允许阿根廷比索在2016年相对美元贬值60%。第二,马克里政府降低了上届政府非常看重的商品出口税,并撤销了一些进口管制。第三,阿根廷中央银行宣布将采取以控制通胀水平为目标的管理制度,而不是继续依赖税收来填补财政赤字。

最后,马克里政府与十多年来一直阻止该国进入国际信贷市场的所谓秃鹰基金和其他死硬派债权人达成了协议。在协议生效后,这个新兴市场最大的债务问题就宣告结束,而阿根廷可以开始大举借入新的外部借款来协助解决其可观的财政赤字问题。虽然阿根廷刚刚纽约的法律框架下(当年借款也是借助此框架)输掉了一场昂贵的官司,但为了降低借款成本,当局依然会选择在该框架下发行新的债务。

马克���的宏观经济政策手段,其中还包括松绑被前政府冻结的公共服务价格以及执行能为政府带来更多财政收入的税收大赦计划——都构建于一些有争议的假设之上。最重要的是,政策过程中的剧烈变化应当是能为动态性增长创造条件的。

在这些假设中,货币贬值可以在出口税下降的协助下鼓励贸易品的生产,从而解决外部收支失衡现象。与秃鹰基金的交易应该可以降低融资成本,提振投资者的信心,从而吸引国外直接投资。以投资主导的增长将扶助整个经济。

这些假设尚未得到证实。与政府的预期相反,比索的贬值对消费者价格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正如评论家所警告的那样。此举降低了家庭的购买力,削弱了总体需求,同时抵消了贬值对国家外部竞争力的整体影响。

央行对通胀的重新关注也不大可能有助于解决问题,因为这将破坏经济活动并加深那些最脆弱群体所承受的痛苦,对那些人来说,失业要比物价上涨更为难熬。

此外,由于经济衰退带来的政府收入下降,阿根廷财政赤字增加。正如麦克里的评论者们所提醒的那样,围绕其政策的不确定性阻碍了投资,因此外国直接投资的流入没有出现明显变化。

但政府也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它重新启动了在上届政府干预下声誉扫地的国家统计和人口普查局。但整体状况依然黯淡。在麦克里第一任职位结束时,阿根廷面临着与上任时相同的宏观经济失衡状况,而外债负担则明显增加。

此外,民众的愤怒正在升温,因为马克里政策引发的再分配使财富离工薪阶层越来越远。示威运动比比皆是,甚至导致开学日都被推迟。4月6日,政府遭遇了上台以来第一次全国大罢工。

目前看来,阿根廷的前景充满着不确定性。外部借款正在成为一个严重的问题,而且可能加剧,因为美联储的持续加息加剧了债务偿还的成本。不稳定的宏观经济动态正在再现与之前类似的失衡状态。例如与外部借款相关的资本流入正在推动比索升值,进而威胁到那些创造就业的重要经济部门。

今年议会选举在即,马克里政府可以试图通过承担更多债务来刺激经济活动。但这种债务型复苏注定无法长久,也会为今后更为严重的债务问题埋下了伏笔。

为了避免持续债务动荡,阿根廷必须减少财政赤字。但只有在经济活动实现可持续和包容性复苏的背景下才能实现这一点——而这需要更具竞争力的经济。在当前情况下,企图通过财政收缩来解决问题只会加剧经济衰退。

麦克里政府应当采用一套可靠且没有争议的经济假设,并以此构建长期的宏观经济战略。否则在缺乏实质性的中期修正的情况下,阿根廷只会陷入一条破坏稳定的债务之路,万劫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