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demonstrate against the government's negotiations with 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 in Buenos Aires EITAN ABRAMOVICH/AFP/Getty Images

阿根廷新危机的出路

圣地亚哥——麻省理工学院已故经济学家鲁迪格·多恩布什曾在20世纪80年代告诫自己的学生这个世界上有富国、穷国、日本和阿根廷这四种国家。现在已经没有人再担心日本人用钱买走世界的控制权。但世界正再次对阿根廷感到忧心忡忡。

阿根廷货币刚刚遭受了另一场教科书式的攻击。4月24日,十年期美债收益率自2014年以来首次突破3%。同日,投资者开始大量抛售阿根廷比索并买入飙升的美元以寻求避险。为了在比索大幅贬值后稳定汇率,阿根廷不得不将利率提高到40%,同时寻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帮助。

在经历了所有动荡后,市场平静了两周。现在是时候评估哪里出了问题,以及这个国家可以——而且必须——做什么来防止再次出现不稳定。

自从2015年12月,一位对市场持友好态度的改革者就一直管理着阿根廷。与之前任职的骗子和煽动家相比(就在不久前,其中一位还被人拍下在当地一家修道院的神坛后隐藏了数百万现金),毛里西奥·马克里总统及其训练有素的技术官僚团队代表着巨大的进步。因为马克里的团队此前没有任何人担任过国家公职,分析师和投资者最初都低估了他们的政治能力。到目前为止,马克里已经向外界证明他既是一位精明的政治家又是一位有能力的管理者。

货币危机不可能发生在更好的人身上。但它却的确发生了。

这一切都始于去年12月一场注定会与霉运相伴的新闻发布会,在这场发布会上,2018年的通胀目标被从8~12%放宽至15%。调整后的数字合理地承认了此前的目标在不破坏经济状况的情况下是不可能实现的。但因为马克里的幕僚长在经济团队公布消息的时候在座,因此引发了民众对政治干预的担忧。随后的两次降息,共计150个基点,都没能挽回相关的信誉损失。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阿根廷基于通胀目标和浮动汇率制定货币政策。但3月下旬,由于担心货币走弱对通胀的影响,阿根廷央行再次开始干预,而且似乎将汇率固定在20比索兑一美元左右。投资者自然会质疑这是否等同于政策机制的变化。

考虑到多次经济“休克疗法”失败的历史,马克里决定逐步解决他所接手的财政烂摊子。他削减了燃料及电力补贴以及某些不必要的开支,但同时决定——这种决定具有相当的合理性——为刺激经济增长而降低出口税率。结果导致财政赤字虽然有所下降,但仍然徘徊在GDP的5.5%。政府不得不大量借用国外资金来弥补这其中的差额。

批评人士称财政调整太过缓慢无法安抚市场,而市场似乎并不关心在邻国巴西,总体预算差额为GDP的8%左右。是的,阿根廷的经常账户赤字超过GDP的5%,而巴西的外部头寸则基本接近于平衡。但这仅仅表明阿根廷的私营部门正在将所储存资金用于投资,而巴西的私营企业则在快速去杠杆,投资很少甚至几乎不投。

在阿根廷,直到美国利率飙升及美元暴涨之前,逐步实施财政调整似乎都是一种可行的对策。由于外界再次担心新兴市场的可信度,最先遭到打击的是阿根廷和土耳其两国。

尽管土耳其政府陷入慌乱而该国局势也持续恶化,但阿根廷政府则咬紧牙关果断采取行动。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求助需要付出政治代价,但这件事必须要做:只有备足了资金弹药阿根廷才能说服投资者其有能力偿还债务,而且比索不会持续暴跌。现在这场战役的代名词是震撼与威慑。

国内利率大幅飙升不仅有助于稳定比索汇率,而且还可以吸引投资者将原定于5月初到期的大量比索债券进行展期。展期操作取得了成功,比索与美元汇率稳定在25:1。接下来应当采取什么举措?

现在进行套利交易非常诱人,对长期债券而言尤其如此,因为这次的盈亏平衡点出现在几十年来实际汇率最低的时候。如果事实证明阿根廷比索表现比实际汇率更强(实际情况很可能是这样),那么投资者获得的收益就会十分丰厚。因此聪明的投资者现在赌的是比索升值,而不是相反。

但40%的利率无法维持很长时间而不损害信誉。必须说服市场逐步降低利率既合理又是可持续的。为避免滚起不可持续的雪球,央行很可能会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揽子计划细节公布后逐步降低利率。一个好消息是国内债券的展期风险并不像某些媒体头条所报导的那样大,因为大部分债券的持有者是拥有巨额稳定流动性需求的当地银行和实体公共机构。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必须尽快采取措施。但它也必须理解太过突然的财政调整可能引发政治反弹,从而危及整个一揽子计划的信誉。截止到目前被成功削弱和分裂的庇隆主义反对派正希望通过引发针对预算缩减和进一步调整能源价格的抗议而获得卷土重来的契机。恰恰因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超越地方政治的国际机构,因此就更应当保持谨慎,避免在2009年10月总统大选准备阶段给予竞选一方所需的一切弹药。

这一切并不等于交给阿根廷当局一张空白支票。除进一步采取某些紧缩措施外,基金组织应当要求阿根廷当局在紧急情况逐渐消退的同时澄清汇率机制的规则。在通胀目标和浮动汇率下,在汇率严重失调时偶尔采取干预措施并不罕见。阿根廷央行有义务保证市场参与者理解这项规则。

阿根廷自由主义改革的成功其实远远超越了该国的边界。左翼和右翼的民粹主义者,其中某些还带有独裁主义倾向,在巴西和墨西哥两国今年晚些时候举行总统大选前的民意调查中处于领先地位。随着民粹主义者在美国、欧洲和亚洲的掌权,他们在两个人口最多的拉美国家的回归将产生全球影响力。有了国际社会的正确政策和强力支持,阿根廷可以向世界证明还有另外一条可行的出路。

http://prosyn.org/cKl1r1e/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