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暴力与创新

阿布扎比—在1949年的英国电影《第三个人》(The Third Man)中,哈里·莱姆(Harry Lime)观察到,文艺复兴时期博尔吉亚家族统治意大利时,意大利“有战争、恐怖、谋杀和流血。但(它)产生了米开朗基罗、达芬奇和文艺复兴。”他还说,相反,享受了500年民主和和平的瑞士除了布谷鸟钟什么都没有。

由此暗示创新和创造力只能产生于冲突之中实属极端——事实上,瑞士乃世界创新领袖之一——但莱姆仍可以说一针见血。尽管和平、秩序和政治稳定被广泛认为是发明、企业家精神和经济发展的重要先决条件,但这一规则有着大量例外——特别是在创造力和创新方面。

美国一直身居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全球创新指数世界十强之列。但是,在全球和平指数中,它只名列88(共有153个国家)。类似地,英国和荷兰在创新指数中分别位居第五和第六,但在和平指数中只排在第28和第29。反之,不丹是最和平的20个国家之一,但在创新指数中根本进不了榜。

当然,犯罪、恐怖主义、冲突和严重到导致法律和秩序全面崩溃的政治动荡会极大地阻碍创造力和创新。但一些国家表现出强大的抵御大规模暴力和动荡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