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法西斯主义的春天

纽约——我们是否正看到法西斯主义新的曙光?许多人都开始这样想。唐纳德·特朗普一直被比作法西斯主义者,同样的还有弗拉基米尔·普京和欧洲各式各样的煽动者和右翼大嘴巴。最近这股气势汹汹的独裁浪潮已经远播菲律宾,该国的当选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外号“惩罚者”)发誓要将犯罪嫌疑人扔进马尼拉湾。

“法西斯主义”或“纳粹”等词汇的问题是它们被太多无知的人频繁使用,以至于在太多情况下早就失去了任何实质意义。没有多少人还能真正理解法西斯主义实际的含义。法西斯主义已经成为形容我们不喜欢的人或理念的包罗万象的短语。

随意的说法不仅粗化了政治辩论、而且粗化了历史记忆。当2014年一位共和党参议员候选人将美国财产税比作大屠杀,对犹太人的大规模谋杀被轻视到几乎毫无意义。将特朗普比作希特勒或墨索里尼的情况也大致如此。

结果是我们太过容易被从现代煽动的真正危险中转移注意力。毕竟,特朗普——荷兰的威尔德斯、普京或杜特尔特——反驳法西斯分子和纳粹的指责并非难事。他们或许令人生厌,但他们并未组织身穿制服的冲锋队、建立集中营或呼吁成立企业政府。普京离纳粹差距最小,但即使他也不是希特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