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diwan17_AFP via Getty Images_iraqprotestteargas AFP/Getty Images

阿拉伯的不满之冬

贝鲁特—新一轮暴动正在动摇阿拉伯世界,黎巴嫩和伊拉克刚刚加入了苏丹和阿尔及利亚的行列。各国最近的群众示威动员了社会各界的数百万人,他们愤怒于经济条件的恶化,认为管理不善和拙劣的治理加剧了这一问题。

和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一样,今天各国的示威围绕政权更迭要求展开。但有一个关键区别:早先的暴动是因为人们渴望尊严,而今天的示威是因为人们的饥饿。阿拉伯之春让位给了不难的严冬。

回到2011年,石油价格位于高点,许多阿拉伯经济体增长速度为几十年之最。暴动的领导者主要是渴望获得更好的工作、发出更多的政治和社会声音的年轻人。地区内许多政府能够用扩展性经济政策平息街头示威,而资金来自石油收入、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的支持以及侨汇。

但随着2014年油价崩盘,这一财政空间也消失不见。地区内十国政府债务-GDP之比已达75%以上,随着增长放缓,公共支出也随之下降,加剧了经济不安全。即使在财政调整勉强起步的国家,租金分配的旧模式也已难以为继,群众对无力或不愿拿出令人信服的改革方针的体制怒目相向。

此外,阿尔及利亚、苏丹、黎巴嫩和伊拉克的群众运动吸取了2011年暴动的重要教训。示威者不再满足于推翻年迈的独裁者,也把目标顿准了深刻的国家和安全部队要素。在阿尔及利亚和苏丹,他们拒绝迅速进行选举,而是要求时间组织新政党,从而可以与老牌伊斯兰主义组织竞争。

除了要求政治制度的彻底变化,当前的示威者也拒绝与旧体制谈判。在阿尔及利亚,700亿美元外汇储备和微不足道的外国债务意味着示威运动和武装力量能够将目前的胆小鬼游戏继续玩下去,前者在等待体制分崩离析,后者在等待群众自行散去。当然,风险在于在财政缓冲耗尽之前无法形成解决办法,导致经济改革更加难以实施。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相反,在苏丹,8月份民主阵线不情愿地与军方达成了权力分享协议。经济的崩溃使得合作成为更合理的战略。军方不再能够花费60%的国家开支——现在已降至GDP的8%。目前,技术官僚政府正在负责稳定经济,而最终的政治讨价还价被搁置——双方都在角力从最终的转型中获益。

从这个角度讲,黎巴嫩和伊拉克仍更接近阿尔及利亚而非苏丹,但它们的经济正在迅速恶化。伊拉克受制于石油收入减少,而黎巴嫩因为资本流入下降而不安——资本流入是黎巴嫩主要的外部租金来源。这些经济冲击暴露了各国基于宗派的政治制度的巨大成本。受经济仇恨驱使的示威者因为整体安全环境改善而变得更加大胆。伊斯兰国的覆灭以及叙利亚战争的减缓改善了整体安全环境。

在所有这四个国家中,经济管理不善的严重程度反映了国家支出被长期用来中饱体制的盟友和被保护人之私囊,而没有惠及全体人民。体制被各国的私人部门通过裙带主义所把持,不但攫取租金向被保护人输送,还阻止可能为反对运动提供资金的自治实体的出现。结果,资本和技能形成错配,营商环境恶化,竞争、创新和增长都受到影响。

伊拉克和黎巴嫩的状况因为各自人口的多样性而进一步复杂化。20世纪90年代黎巴嫩内战以及21世纪初美国领导的入侵伊拉克战争后上台的体制依靠与宗派寡头之间的权力分享维持,后者通过镇压和恩庇维持自己的地位。只要有足够的好处能够分给各方各自的被保护人,这些联盟就可以维持下去。但当租金减少时,各方无法就如何分配损失达成一致,而是为了剩下的资源斗个你死我活,导致经济危机。在黎巴嫩,这一闹剧的成本主要由已然脆弱不堪的金融行业承担,随时可能崩盘。

最后,地区地缘政治动态也影响着黎巴嫩和伊拉克国内政局。两国受伊朗支持的政治集团拥有军权,但到目前没有能力为止都达成被广泛接受的社会契约以使自己的政治地位得到巩固。

无论如何,阿尔及利亚、苏丹、黎巴嫩和伊拉克都在创造历史。2014年以来,整个中东地区的石油收入暴跌了大约三分之一,让独裁体制用来维持恩庇的资源告急。随着我们不如2020年冬季,新一波公共不满可能会发展起来,吞噬其他国家。各国所面临的挑战是找打一条政治经济转型之路,既能满足街头,也能为广泛共享的繁荣创造条件。

但到目前为止,面临要求更公平、生产率更高的社会契约的群众运动,老化的体制正诉诸于赤裸裸的镇压,而这只能让群众敢于要求更多让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们只能猜测。没有一个阿拉伯国家——哪怕是民主化的突尼斯,它也正是2011年阿拉伯之春的起点——已经找到了可信的前进之路。

https://prosyn.org/0NcI9bwzh;
  1. haass107_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_northkoreanuclearmissile 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

    The Coming Nuclear Crises

    Richard N. Haass

    We are entering a new and dangerous period in which nuclear competition or even use of nuclear weapons could again become the greatest threat to global stability. Less certain is whether today’s leaders are up to meeting this emerging challeng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