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阿拉伯的春天和西方的冬天

贝鲁特——2010年开始的阿拉伯之春运动、英国退欧公投、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当选以及整个欧洲极右翼势力的复苏有着很多惊人的相似之处。每种情况都涉及旧秩序的塌陷,而进步党派势力又太过薄弱乃至抵挡不住专制和仇外等执政形式的进攻。

2010-11年催生导致阿拉伯起义运动的日渐增加的对现状的不满其原因多种多样,而且反对派既采取了进步也采取了保守形式的反抗。中产阶级不满于在不负责任的精英手中丧失尊严。而年轻人则不满于相比他们父母一代未来变得尤其暗淡。伊斯兰教徒则煽动道德方面对社会伦理价值观丧失的抵抗。

在西方社会心怀不满的白人民众、流离失所的工人和沮丧的青年一代数量不断增加的情况下,这都是长期辩论中反复出现的主题。随着时间的推移,在经济自由主义挤出长久以来平等和社会团结原则的同时,造成了巨大的贫富差距,并因此侵蚀了许多西方国家的政治。

此外,全球化和技术创新对某些社会群体造成了巨大的负面影响,而公共政策却未能成功地缓解这种损害。现在迫切需要对现行政策进行具有深远意义的调整,尤其因为气候变化正在对全球造成致命的威胁。